羞耻

好韦跃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工地的水闸每天早上都会漏水。

准确来说,是每天早上刚到工地的人总看到水闸在哗哗流水,漏了满地。即便修好了,第二天它还是会老样子。

工头追问了一整天,都没搞清楚责任在哪。于是他决定晚上亲自查个究竟。

随着一天的劳碌结束,工人们散去,夜色很快便吞没了世界,没有月光,漆黑里安静得能听到蚂蚁爬过。不知到了几点,工头几乎都睡着了,忽然听见工地里传来熟悉的隆隆声。

是挖掘机的声音。

他摸黑爬过去,隐约看到挖掘机的铲臂正在笨拙地拱着水闸。

“喂!干嘛呢!”

工头大吼。挖掘机瞬间熄了火。

“你个娘卖批的给老子下来!”

工头指着驾驶舱骂了几句,看上面没有反应,索性撸起袖子就爬了上去。

驾驶舱是锁着的,里面没有人。

这是一台新到的挖掘机,出于疼惜,工头要求下班后必须锁上舱门,唯一的钥匙就由自己保管。

他用手电筒照了照锁眼,没有撬过的痕迹。

工头慌了,莫非闹鬼了?

他偷偷躲到旁边,一整晚不敢合眼,但什么动静都没有。

直到天朦朦亮,那挖掘机居然又慢慢动了起来,把“手”伸向水管。

而接着亮光,工头分明看到驾驶舱里空无一人!

这下真的活见鬼了。

工头赶紧请来远近闻名的通灵大师为这台新到的挖掘机驱邪。大师看了一圈,脸色严肃:“给我一个晚上的时间,任何人都不能接近。”

当晚他们封锁了这小片工地,所有人都避得远远的。等天亮起,看到大师一脸倦意地走出来,工头迫不及待地跑上去问他怎么回事。

“你们这台挖掘机啊,出了心理问题。”

“心理问题?”工头懵了,挖掘机还能有心理问题?

“你们工地别的机器都是死的,就他是活的,他接受不了这一点,觉得很羞耻,所以喝水都只能趁晚上没人的时候偷偷爬起来喝。”

“那…这个心理问题解决了吗?”

“解决不了,我们坦诚相待聊了一晚上,他还是坚持认为自己应该是个死物,活着是不对的。大家都是死的,凭什么他是活的?”大师叹气,“又这么巧被你给发现了,只怕他以后都再也不愿喝水了。”

这可怎么办?虽说从此水闸的问题解决了,但这挖掘机工头也是会心疼的呀!从此每天放工,工头都亲自驾驶挖掘机从水塘里挖几口水喝。

这事儿就跟养花一样,最初几天,还蛮有耐心的,一口一口喂,跟照顾亲儿子一样。过了个把星期,开始没什么意思了,这挖掘机又不像阿猫阿狗,养好了还会给你打滚撒娇。随着工程推进,挖掘机越来越旧,工头也就没那么多耐心喂他喝水了。于是,他被晾置在一旁,没有水喝,又伸不出手求救,很快便渴死报废,被拆成零件当破烂卖掉。

只有工头偶尔会在夜里想起这台挖掘机,想起操纵他时若有若无的联系感。但那又怎么样呢?

或许在一群死物中突然发现自己活过来,最终的命运只能是这样吧。

还是不操心了,明天还有很多活干呢!工头这样想着,同时怀着一种自己不是死物的庆幸,倒头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