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乡人

偌小姐

人们爱的唯有杜撰

在杜撰中遗忘

成了有口音的异乡人

坐在石碾上期待下雨

在膝盖上敲打着指节

消残,回旋

融化万籁俱寂的青黛

风来了

覆在每个津汗的褶皱

气味骚浓是我发情的草原

眉目方圆的瞭望

等到明月孤悬的时分

倦怠就成了影子

在地上酣沉

就暂时忘了异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