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锅

相生

冬天是最适合吃火锅了。
蒸汽袅袅升起,弥漫整个房间,橘黄色的灯光打下,只衬得桌上的菜更加诱人。
外头不知道什么时候下了雪,纷纷扬扬的洒落下来,一片,两片……很快凝结在一起,不分彼此。
锅里的底料已经熬开,正咕噜咕噜的翻着泡泡,夹起一卷羊肉,看它在落进锅里的瞬间迅速收缩。
“三 二 一”,片刻捞起。这样既能让肉得到充分的加热,又保留了原始的鲜美和嫩滑,微微发白的肉卷裹上鲜红的辣油和浓稠的酱汁,被层层渗透的肉卷在味蕾上迸发出最极致的享受。
有人说,火锅是无味的,腥荤素杂不分,没有开幕,没有高潮,更没有落幕。有的,只是一片潦草狼藉。但我却不这么认为,火锅的高潮是建立在新鲜的食材上的。当精挑细选的食材落入饱吸其他食物精华的汤汁内,激发食物由内到外的碰撞,展现出了另一种味觉体验。
说到食材,人世间最美味的肉类莫过于驴肉了,还曾有“天上龙肉,地下驴肉。”的美称。刚出生半月的小驴肉质最为细腻。但即使这样,这还不是最上乘的驴肉。取皮鞭对小驴的后臀部反复抽打,等到结痂后,将新长出的粉红结痂小心撕下,这样留下的,才是最上乘的肉。只是可惜,用这种方法取肉的驴,大多都挺不过三次。
锅内的汤汁再度沸腾起来,我夹起煮好的肉,裹上酱汁,仔细的吹了吹,填入他紧闭的口中。
“想必亲爱的你,才不会只坚持三次这么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