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味

雨,打落了枝头的花,带露折花,盘旋而落,残骸遍地。

枝桠面对着雨,无力地垂着头。雨的沙沙声在耳畔作响,伴着嬉闹、交谈,一层一层冲刷着窗。眼前茫茫一片,看不见远方,如翳般蒙住眼。不知何时起,耳边的声响已成“哗哗”。心依旧羌杂,乱如麻,亦是空洞。

雨随着花一同落在不平整的水泥地上,在深陷的地方形成了水洼,滴答滴答,泛着几圈涟漪。

灰色的泥地被雨打湿,比以往深些许。空明的水,映着树,花又被吹动。远离它的庇护,显得如此无助。

半晌,停了。天似破晓,可却已过半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