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恶心的人,两颗孤单的魂

辛苦了三个月,每天下午请假,从城市的最东边,辗转三趟公交车,来到城市的最西边,忍受着刺骨的冷风和教练的热讽,终于一波三折获得了驾照。

获得驾照之后,买车自然就提上了议程。后来,在父亲的赞助之下,购买了第一辆车。

有了车之后,把车开到了工作地点。现在这里管理的越来越严格,有了车得办几个证才能进来。

好不容易出卖色相,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进了宿舍小区。可是厂区实在是无计可施,因为人家是男保安,也没有出柜,所以不吃我美男计这一套。

没办法,只好去办证。

在这里办证,越来越难。首先,最近几年,这里越来越像一个大停车场。以前的空地和球场都慢慢改造成了停车场,但是依然满足不了日益增长的需求。其次,限牌之后,厂区加强了对于车辆进入的管理,想办一张进入厂区许可证,更是困难重重。

再困难,也要办,不然车就等于白开来了。于是,联系到对口专业的协调工程师及相关负责人,按照流程进行审批。

前面几关还算顺利,只用了三天就走到了最后一关。

最后一关卡住了。

听说,最后一关签字的是个五十多岁慈眉善目的中年人。一听到慈眉善目,我立刻联想到了寺庙里的弥勒佛,方丈大师们,一定能够理解人间疾苦,慈悲为怀。

兴冲冲跑到他的办公室,发现大门紧闭。咨询了旁边的小秘书,得知他休假了。于是打电话给他,用无比谦卑装的口吻询问他何时归来。

我休假什么时候回来还要你管?没想到,电话那头的声音无比生硬,分明不是方丈的慈祥,而是执法长老的不近人情。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问您什么时候回来,有个单子麻烦您签个字。来了南方几年,别的没学会,装孙子的本领越来越高。

就怕装孙子装多了以后就成真孙子了。

找我签字的人多了,等着!说要,电话就挂断了。

没办法,只好耐心等待。

这一等就是半个月。

天天去他办公室守候。老子那句话说得真是有道理,叫什么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时间一长,竟然和他旁边办公室的小秘书熟悉起来。她告诉我说留个联系方式给她,等他回来了通知我,不用每天一趟一趟跑了。

这不是重点,暂且不提。

终于有一天,接到通知,他回来了。

第一时间冲到他办公室,正好,还没有人过来。

我毕恭毕敬敲门进入,发现他正在梳头。我揉了揉眼睛,没错,是在梳头。

头发还没我多的人竟然还会这种技能,让我敬佩。

他果然面相和蔼,一副弥勒佛的模样,怎么也想象不出那狮子吼是从他嘴里发出来的。

您好,我有个单子麻烦您签个字。我把单子递了过去。

他没有看我,依旧在整理他那屈指可数的碎发。过了几分钟,终于用一个指头将单子拽了去,瞅了起来。

我说你们这些承包商,没事买什么车嘛,现在油价多贵啊,你负担的起吗?他果然一副苦口婆心普度众生的语气,只不过这话说出来让人无名烈火冉冉升起。

妈卖批,我负担不负担的起关你吊事啊!我在心里默念,只不过脸上依旧带着笑容。

麻烦你了。我感觉自己都有些人格分裂了,其实我当时想做的事情,是一把薅住他的碎发,让他满地找牙。

这个,你这个暂时还不能签。他摇了摇头说。

为什么呢?哪里有问题呢?我突然发觉他的造型有些想少林足球里的梁小龙。盛怒之下不禁又笑出声来。

我们现在厂区里车位紧张的很,我们很多自己的员工证都办不下来,哪能给你们。你笑什么笑?

脱发的人一般都很敏感,特别是当时,他坐着我站着,他一定是觉得我看到了他头顶而发笑。

对于这种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武大郎开店,比他更矮才行。于是,我脱下安全帽,虔诚得向他请教生发技巧。

如果我是满头长发,他一定觉得我是在讽刺他,可是我的头发跟他半斤八两,他一听,手中的犀牛梳子也停了下来。自豪的说自己在使用香港买回来的特效洗发水,效果相当好。最后,还奉劝我不要买,因为,太贵了。

真是狗眼看人低,穷人就这么受歧视吗?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来的这么大优越感,难道是胎带的?

很想调头就走,可是不行啊,毕竟有求于人。哎...

后来,又针对他的发型拍了半天马屁,虽然看起来拍的很对,很合适,马也很开心。可是,他就是不提签字的事情。

最终,耗了一个多小时,单子还是没签掉。

默默退出他的办公室,很想用力把门带上,能够砸烂最好,可是转念一想,不行,我是个穷人,这个门一定要不少钱。所以放弃。

正巧,小秘书出来倒水,文我单子签了没。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

交给我吧,我来找他。

小秘书接过单子,径直走进他的办公室,没过两分钟,把单子递到我的手里。

望着最后龙飞凤舞的大名,我惊叹的安全帽差点滑掉。

你怎么做到的啊?我感激的一塌糊涂,差点语无伦次。

这老头最难讲话,又势利又固执,天天就那几根毛还梳来梳去。

没错,没错,小秘书说一句,我应和一句,真是句句说到我的心坎里。

那你怎么……我一不小心想歪掉了,随即觉得自己很不厚道,人家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还这么想人家。

这是我爸啊……小秘书随口一说。

我的安全帽真的掉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