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享用了一顿美餐

向远

立冬的天气很暖和,读到了一首喜欢的诗,加上晚餐的饺子,就像一天享用了两顿美餐,饱饱的,很满足。这是关于理解,关于相处,关于等待,也关于体恤,当然,这是关于爱。我读了好几遍,我会抄下来,我把里面的句子反复默念,我想买一本杨牧的诗集了。

一首美的诗总是会让人心中有所动,幸运的可以投影出具体的人,还在路上的可以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甚至是一堆标准。

希望你有,你会有,读到它可以立马想到的人。最后那一句,他可以看到,也能看着你的眼睛说出。

芦苇地带(杨牧)

(一)

那是一个寒冷的上午
在离开城市不远的
芦苇地带,我站在风中
想象你正穿过人群——
竟感觉我十分欢喜
这种等待,然而我对自己说
这次风中的等待将是风中
最后的等待

我数着阳台里外的
盆景,揣测榕树的年代
看清晨的阳光斜打
一朵冬天的台湾菊
那时你正在穿过人群
空气中拥挤着
发光的焦虑
我想阻止你或是
催促你,但我看不见你

我坐下摩挲一把茶壶
触及髹漆精致的彩凤双飞翼
和那寓言背后的温暖
满足于我这个年纪的安详
我发觉门铃的意象曾经
出现在浪漫时期,印在书上
已经考过的那一章
我翻阅最后那几页
唯心的结构主义,怀疑
我的推理方式是不是
适合你,只知道我不能
强制你接受我主观的结论
决心让你表达你自己

(二)

决心让你表达你自己
选择你的判断,我不再
追究你如何判断
你的选择,岁月
是河流,忽阴忽阳
岸上的人不能追究
闪烁的得失

甚至我必须
向你学习针黹
一边钩毛线一边说话
很好很闲适的神色
只是笑容流露出
些许不宁,有时
针头扎疼了缠着线团的
食指:是的你也和我一样
强自镇静的,难免还是
难免分心

那是一个寒冷的上午
我们假装快乐,传递着
微热的茶杯。我假装
不知道茶凉的时候
正是彩凤冷却的时候
假装那悲哀是未来的世界
不是现在此刻,虽然
日头越升越高,在离开
城市不远的芦苇地带
我们对彼此承诺着
不着边际的梦
在比较广大的快乐的
世界,在未来的
遥远的世界

直到我在你的哭声中
听到你如何表达了你自己
我知道这不是最后的
等待,因为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