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故事我的滋味

稚子

今日读完了余老的第二本书《许三观卖血记》,照以往的性子,一百字的读后感,一感谢二评价三论述,甚为稳妥,合乎情理。

余老的德文版自序写道

“这就是我成为一名作家的理由,我对那些故事没有统治权,即便是我自己写下的故事,一旦写完,它就不再属于我,我只是被它们选中来完成这样的工作。因此,我作为一个作者,你作为一个读者,都是偶然。如果你,一位德语世界里的读者,在读完这本书后,发现当书中的人物做出的某个选择,也是你内心的判断时,那么,我们已经共同品尝了文学的美味。 ”

作为一个认知浅薄,阅读量一般的读者,余老刻画的许三观和福贵一样,初读时很是不喜,最后却尽是以泪收场。

余老的故事讲完了,看客心中五味杂陈,却也只是一家之言了。

以应试教育的思维模式去总结中心思想这种事,导致我一度认为作者传达的思想为重,故一直不理解一千个哈姆雷特何解。

随着阅历(年纪?)增加,滔滔不绝论述大道理的时候,也明白了什么叫,君为袖手旁观客,我亦逢场作戏人。

感谢余老,感谢成周。

我找到了自己的哈姆雷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