纺车悠悠暗恋互联网成就的纱线电商站台 厉害了,我的纺车悠悠三


            似乎到了不和互联网沾上点边不叫整个什么事的时代了,动不动就和互联网+上了,做个网页,在“BAT”上做下推广,打下广告就自称是互联网企业了。前两天还在网上的视频上看到前台北市长说大陆的互联网到了后发先至的阶段,呼吁台湾人要高看大陆,高看互联网。

          中国高速发展的互联网在以马云为代表的一帮人帮助中国成就了国人在世界上的江湖地位,三十年的珠三角长三角制造业纷纷倒戈转移到东南亚国家,小微企业主似乎日子越来越难,一年不如一年好过。像老刘这样的拼杀了一二十年再也没有雄心到东南亚国家插上制造业的大旗再活二十年。

         阿里巴巴对内部员工有个要求叫做“拥抱变化”,这个就是人家的高明之处,现在看来,除了目标不变,其他东西都是在变化当中的,“拥抱变化”意思就是目标一致的情况下,员工不要在变化中楞神,要迅速适应变化,包括政府大力提倡的创新精神,说的就是变化。

   纺车悠悠也是从单一的纱线产品中衍生出很多的品种,这些品种多起来了,有些品种太小众是行业里边人家不愿意触碰的,老刘规整规整还有好多种类,2007年的时候我们就想做一个网上商城来卖我们的产品,开始干应该是2009年的事情,干着干着我们就变成了和时代有很多契合的东西,比如说制造业作坊订单分散到的不仅仅是国 外,有些是内地,我们这个网站刚好可以满足零售客人的需求,微信的诞生和高速运行又省却了我们做APP的路径,移动互联网的必要性让我们延缓了平台上线的进程。

    这么多年纺车悠悠在对待互联网的事情一直很高调,按照我们的规模和财力来做一个行业内没有人愿意来做的事,我们很光荣的说我们做了一个行业领先的事情,在这个人人都讲云计算大数据的时代,没有数据的互联网是没有意义的,因此我们想法公开后,一段时间可以说是曲高和寡,没想到能干制造业的业主适应变化也是很迅速的。

有人说有淘宝有阿里巴巴还要纺车悠悠干啥,如果说阿里巴巴是一个平台,那么纺车悠悠是一个站台,阿里巴巴更加宏观,纺车悠悠有更加专业的纱线数据结构,让专业的纱线客户可以精准的专业规格和颜色,买到精准的纱线产品。就像苏宁、京东、唯品会、趣玩一样,我们是纱线领域里的苏宁!

纺车悠悠在做马云提出来的“新零售”的概念,用心打造实体店和互联网结合的路线,既让客户体验到互联网的便捷又可以发挥传统门店的情景作用,我们已经在“情景电商”的概念植入中让客户得到了门店新功能带来的购物的惊喜感。我们也愿意来我们的体验店里和你聊天,哪怕是一粒缝纫线的购买,马云说阿里巴巴和百度这样的企业马上也要变成“传统行业”了,我想借问一下那些和我一样做了很久制造业的兄弟姐妹,我们手中的“互联网”这颗棋子应该安放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