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抹芥末黄

初冬的风是厚厚的,卷起大片的落叶飘在半空。这时候,北京的树就漂亮起来了,颜色很丰富,深绿、黄、金黄和枯黄的树叶混在一起飘在天上,天好的时候很蓝,风不算凛冽,穿得足够暖的话,这是个好时节。

也就只有这几周,能看到鹅黄色的银杏叶子,就是一抹芥末黄,撑起来我心中的整个北京的秋天。

不管季节怎么变换,小梅西都喜欢贴着我,屁股或者是下巴,但现在他有了一个第二喜欢的地方,那就是任何能晒到太阳的角落。那天上午的时候,看见他俩,在阳台上卧躺成一个不对称的八字,心里飘过一串文字:将恋爱这个词和小梅西更换:恋爱撒丫子地的冲进我的怀抱,像小梅西一样温暖。

翻看这几年写的东西,发现自己依旧可以感受当时的心境,看来这是个好习惯,至少我知道我和小几岁的我自己,没有代沟,可以相互理解。

看到初一的时候写的小说,男主角叫做林枫,女主角叫漪漪,一只叫做雪球的小白狗,里面男生女生会互相写信,传短讯,女生会负气出走,男生会冲出门追女生,他们会因为一个土豆削不削皮吵架,也同样会在一棵圣诞树下拥抱,还有约好在桥上相见却错过了,然后我就笑了。过去舟车劳顿数年也见不到的人,如今飞机上睡醒就见到了,好容易。过去写封信也会丢失,如今躺在沙发上就能视频,失去一个人消息,好困难。过去我们约好桥上见,却错过了,如今拿着手机地图,谁也不会路过谁。哎呀,这一切都让爱情小说越来越难写,怪不得现在谈个恋爱都得穿越了。

那些电视剧里的浪漫或者狗血情节,不外乎就一个原因:在爱里,人花最多时间做的都不是爱,而是想多了。剧情出现高潮的本质就是,感情出现疑团,人们都会很想知道答案,但并不是所有事情都有答案,不是所有答案都是真相,不是所有真相我们都可以接受。

生活不就是这样,修修补补,却始终不能停下脚步,满怀期待,却时常落空。

认识一个人,原来也需要柯南查案那种,拿着放大镜,拨开云雾见太阳,只不过那句“真相只有一个”不太适用。磕磕绊绊的,才懂得你的清淡和强大,你的宏大和温柔,很多时候,明白你对我好,不是理所应当的,但又确信你对我好,你也是开心的。

我们在一起,其实总是不断的别别扭扭的,像两条崭新的链条不停的在互相伤害,那到底是不适合,还是只是需要磨合,这个问题我总在问自己,你那么理智,估计比我想的更多。我害怕我们没办法退让,爱情没有空间可以生长。

那天你信息里说,你受够了这种莫名其妙生一肚子气的日子了,你看,我记忆力其实可以很好,对话框早就删了,但是你那一段话我可以背出来。

然后一瞬间,明白你,也明白了自己。

其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要什么,很多时候需要别人来告诉我,你是唯一一个,足够耐心的带着我,让我逐渐看到自己想要什么。我无理取闹是因为我觉得没人重视我,就是个被年龄吹涨了的小孩子,我患得患失是因为输不起了。很多时候都处于,好想要你陪着我,但是又想躲在自己筑起来的墙后面,我都是矛盾的,所以总给你一些不知所措的情绪。

我的问题就是在于,想多了。。。不过那天早上吃面包的时候,想到,如果我把一口面包嚼久一点,面包会有甜味。如果我把一个词念久了,它会变得很奇怪。譬如说,面包原本是面包,但是“面包面包面包面包面包....”突然变得什么也不是,或是变成完全不一样的东西。当一个词听起来非常非常怪异的时候,我最好深呼吸几下,暂时不要动,等面包又变回面包。

所以,我现在开始停止,想多了,这件事。

也是,很多明明是八字还没一撇儿的事,但心里已经把鳖字写完了😅。

那么,我现在复习一遍答应你的事情哦

第一,不会因为我爸爸的事情影响我的情绪

第二,不会再莫名其妙了

我一直相信生命中会有一些人,他们爱你,给你养分,而当你失去他们时,没有任何人能填补那块空白。

爱情不是一道数学题,怎么算都算不对,对的时候会说错的话,错的时候做对的事情也不能中和,我们俩就像是拼图,一块一块相扣,一千多块不一样的的拼图,拼错的几率太高了,但最终还是会找到边缘契合的那一窥,相互和解。

愿爱如霞,渐晚,渐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