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虾米的人

好韦跃

「冬天,我们种下一把虾米,到了春天,我们就会有好多大头虾吃啦!」

爸爸敲敲家里的大鱼缸,不无炫耀地对女儿说。

「真的?原来虾子也可以种的呀?」

「当然。你想想,我们把小虾米养在鱼缸里,不就好像播种嘛!然后我们撒点小螺蛳、小水藻之类的东西进去,就相当于施肥了。到以后,你会慢慢看到虾米们长大,变成大头虾。你也会长大!等回头,我做油焖虾子给你吃。」

爸爸说着,摸了摸女儿的头。女儿似懂非懂,低头闷不吭声。

「那爸爸,」她突然问,「我们种虾米,什么种我们呢?」

「哈哈哈,这傻孩子,我们是种东西的人,怎么能有东西种我们呐!」

爸爸乐坏了。到晚上,他在吃饭时把这件事讲给大人们听,大人们都笑得不行。

透过哄笑的家人,女儿的目光缓缓扫过客厅,投向门外。

门侧桌子上叠着厚厚的信封。那里面除了一大堆乱七八糟骗人买单的广告信,还压着银行寄来的按揭账单和信用卡账单。水电物业催缴通知单也夹在里面。

女儿并不知道那些是什么,但她记得大人们紧锁眉头走进屋子的表情。

现在大人们已经笑完了她的蠢话,开始聊起菜价。她越来越出神,莫名看到门外伸进来一只无形的手,正一秒一秒地把家人们的生命抓走。

从那天起,她看到虾就再也笑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