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蛙王子

苏花

他在发廊门口走了82个来回,烟抽了快一包,女友小薇终于出来了,就为了电个头发,电了也没啥区别啊,他心里的嘀咕声马上要跳出喉咙了。

“饿死老娘了,走,去吃炒锅吧!”小薇嘟着嘴选角度自拍,边抽空朝他说。

“好吧,吃完早点回。”他拢了拢衣领子,脸被风吹得有点痛。

在附近的小馆子吃完,他搂着小薇上楼。

回到家,打开灯,一切都是暖的了。

“你那份工作辞了吧,天天下班这么晚钱也不多,还时不时要跟客户喝酒,实在是不靠谱……”

“你以为我皮痒想干活啊?不工作你养我吗?昂?”

“你答应就行,我养你啊……”

“哟,转性子了,还是中彩了啊,好啊,我当然答应啊,有人养,姑奶奶谁他妈想工作啊……”

“好,那你过来。”

小薇边摆弄头发边乖巧地小碎步过来,他想都没想就亲上了她的嘴……

嘴唇分开的一瞬间,“嘭”的一声,她变成了呆若木鸡的一只蚊子。

他从衣服兜里淘出个小瓶,把小薇装了进去。

小薇好像回过神来了,不断往瓶口撞,他没有看一眼,攥着瓶子踱步回房。

书桌上已经有五个一样大小的瓶子了,他把手里这一个并排放好。

就差一个了。

还有美美嘛。

他喝了两罐可乐,打了三个长长的嗝。然后给美美打电话。

“亲爱的,上来我家吧,我点了小龙虾拼盘,还给你买了上次说喜欢的包包,打车过来吧!”

“好,这边刚散啊,等我……”

二十分钟,门铃响了。

他打开门,满身酒气的美美两步就跌进他怀里。

“真他妈累啊……”美美嘟哝起来。

他把美美抱到沙发,转头泡了杯热茶。

“诶,今晚又跟谁喝酒了?”

“跟部门同事啊,这个月KPI还没做够,大家都丧得很,奖金冻过水了……哎”

“别做了,说真的,这工作太没谱了,工资也不稳定是吧……”

“我知道你站着说话不腰疼,你看我手一停连住的地方都没了,还有得挑哦,切!”

“辞了吧,我养你,你点头就行。”

“啥?你钱很多吗傻子?”

“你想就可以了,怎么样宝贝?”

“好啊,你先养我一个月试试,养我可是很贵的咯……”

她话音刚落,他就吻了过去。

“嘭”

又一个蚊子。

他用瓶子把美美装好,松了口气。

11点50分,赶得及。

他拉开衣柜,衣柜里没有衣服,有个用绒布遮盖的大箱子,他抱着箱子就像抱着整个人生,严肃又隆重。

箱子轻放到书桌,绒布掀开。

镂空的箱盖里面有个小房子,睡在小房子里面的伊蒂哈娜刚睁开眼睛,她看起来有些疲倦。

“嗨,亲爱的!”他热切地呼唤她。

七个瓶子都推到箱子旁边,他随手拿起一个,把小房子打开,在窗口位置慢慢拔开瓶塞。

仓皇的蚊子冲了出来,左右摇晃了一秒,下一秒,一条迅猛的舌头就把她卷住了,“呼——噜”,伊蒂哈娜吃掉了前菜。

然后有条不紊地一只又一只地,无论是横冲乱撞还是躲在瓶口瑟瑟发抖,那条舌头仿佛就是上帝打瞌睡时掉下来的法宝,小蚊子根本来不及知道发生了什么,已经结束了。

吃掉了六个蚊子,伊蒂哈娜停下来了。

最后一个蚊子躺在瓶底,动也没动。

“怎么了?心情不好?胃口不好可是容易成寡妇的哦!”

“戴夫,我觉得她挺可怜的,她这么爱美,被我吃了,肯定很伤心的……”

“哪有人不伤心的啊,小傻瓜,伤心就是他们没试过活不下去而已。我说过会养你的,不多不少,就养到你吃不动或者我走不动,快吃完这一口,马上到点了……”

伊蒂哈娜瞅了他一眼,舌头安静地爬进瓶子,嗖地一下,瓶子干净了。

刚好十二点。

他俯下身子亲吻了她。

“嘭”

他变成和她一样了,只是一头是绿色,一头是紫色。

他搂着她进小房子,把窗户关上,他们要睡上一个月了。然后他会醒来,再给她找一周的猎物。

很久很久以前,他们从坎贝拉逃出来,他说,别怕啊,我会养你的。

反正世界上有那么多女人,吃不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