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奈儿五号

相生

窗外雨下着,淅淅沥沥,春天的雨总是这样,没有一点停歇的意思。
虽说已经到了春天,但是这天气没有一点身为春天的自觉性,依然陡峭的寒风触碰到脸颊,引的路上行人缩脖跺脚。
荷娜将自己埋进了厚厚的棉被中。
这里的一切都让她感到厌烦,干燥分叉的头发,潮湿冰冷的房间和微微散发着汗味的枕头。
没有暖气的房间在冬季里显得特别难熬,你只要在这里待上一小会儿,就会把全身的血液都冻结成冰。
卷土重来的厌烦心情像一只凶猛的小兽,噬咬着荷娜的心,越来越高涨的情绪逐渐溢出,无边无际,直到爆炸。
“砰”
荷娜是因为那一瓶香奈儿五号才产生厌烦心情,她在好友的鼓励下买了回来,原本是想要去见一个人,但至今还是一个摆设。
荷娜供职在一个小公司里,工资不高,但足以让她在这个城市里生存下去,每天对着各种人笑脸相迎,得到的回报却寥寥无几。
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当初义无反顾的和他一起走出学校的那一刻,憧憬的并非如此,可惜年少轻狂时立下的誓言,终将被现实打败,她只有依靠这么一种生活,才能换取她们在人间存活的时长。
“再见,亲爱的”荷娜踮起脚尖吻了吻他的头,干涸的嘴唇硬硬的,没有办法舌吻了。荷娜露出了一天中唯一一个真心的笑容。
她该出门了,前方等待她的既不是洪水猛兽,也不是世界末日,只有不断的重复这乏味的生活,在平淡中磨掉棱角,成为世间又一个普通的普通人。
“宝贝,你要好好看家阿。”荷娜抚摸着好友的头发说道。头发纷纷扬扬,掉落下来。
她该出门了,前方等待她的既不是洪水猛兽,也不是世界末日,只有不断的重复这乏味的生活,在平淡中磨掉棱角,成为世间又一个普通的普通人。
“再见,亲爱的”荷娜踮起脚尖吻了吻他的头,干涸的嘴唇硬硬的,没有办法舌吻了。荷娜露出了一天中唯一一个真心的笑容。
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当初义无反顾的和他一起走出学校的那一刻,憧憬的并非如此,可惜年少轻狂时立下的誓言,终将被现实打败,她只有依靠这么一种生活,才能换取她们在人间存活的时长。
荷娜是因为那一瓶香奈儿五号才产生厌烦心情,她在好友的鼓励下买了回来,原本是想要去见一个人,但至今还是一个摆设。
“砰”
卷土重来的厌烦心情像一只凶猛的小兽,噬咬着荷娜的心,越来越高涨的情绪逐渐溢出,无边无际,直到爆炸。
没有暖气的房间在冬季里显得特别难熬,你只要在这里待上一小会儿,就会把全身的血液都冻结成冰。
这里的一切都让她感到厌烦,干燥分叉的头发,潮湿冰冷的房间和微微散发着汗味的枕头。
荷娜将自己埋进了厚厚的棉被中。
虽说已经到了春天,但是这天气没有一点身为春天的自觉性,依然陡峭的寒风触碰到脸颊,引的路上行人缩脖跺脚。
窗外雨下着,淅淅沥沥,春天的雨总是这样,没有一点停歇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