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sh - 视觉改版回顾和高效产出经验

现在看着 Sketch 里600多个 Artboard,真的想长舒一口气,刚开始做的时候怎么也不会想到有这么多东西要梳理,尤其对于一个只有两个人的设计 team。

Rush 目前已上架 App Store 和 Google Play、豌豆荚等安卓平台。App Store可搜索“Rush mail”下载。


视觉改版是一项系统性、全局性的工作,按我的经验,大致分成这几个阶段:明确需求找准方向、反复尝试确定风格、建立规范和标准控件库、穷举所有页面、细化动效等,完成目标的90%后就可以在迭代中一点点打磨细节。

时间和背景

我来到团队时 iOS 端基本框架有了,我看了之后觉得非常平庸,视觉和交互上都有很多问题,老板的意思也是觉得没有性格,想要重构。

Rush 从2016年3月开始视觉改版,在6月份大致完成。“开始”指的是什么都没画的调研阶段,“完成”指的是开发完成。对于 UI 设计来说,光光画完不能意味着结束,能让用户实际用到才算一个完整的节点。

Rush 的 iOS 端和 Android 端采用了不同的设计,在提交开发阶段,两个设计师需要对接两端超过10个开发,那段时间几乎是崩溃的。哪怕在一个完善的项目流程里,prd、标注和切图都做的很充分,还是有很多细节开发会提出疑问,毕竟从画布上画出来到程序里构造,中间有不对称。UI 不完全清楚程序里是怎么实现,开发不知道设计意图是什么,都需要沟通。

所以在最忙碌的时间里,我们一边在画新页面、一边在给已完成的页面标注切图,一边给开发答疑,一边校验已开发完的界面。

有人会问为什么不多招点人呢?我们是一家A轮创业公司,当时有在招第三个设计师,但一直没有合适的。不管是以前在网易看简历还是看这家公司收到的简历,大多数设计师都误解了 UI,简历里都是相似度很高的写实 icon 和主题,界面潦草经不起推敲,其中一大部分都是培训公司快速“生产”出来的,从他们的简历里看不出美学修养和沉淀,也看不出细节和巧思,连最基本的排版意识都欠缺,所以很长时间我们没有找到合适的设计师,考虑到后期实际工作量两个人也能承受,就没有再招。

为什么两端要用不一样的设计?一套设计可以节省设计师很多时间,但我们还是希望两端用户都能用到原生的体验,iOS 端一直保持“能用原生控件就用原生控件”的原则, Android 端使用了 Material Design 的基本框架和控件样式。

iOS 端界面 (Sketch 截图)
Android 端界面 (Sketch 截图)

如何做到高效产出

我想到的答案是:专注、规范和使用科学的工具。

保持专注

保持专注最有效的就是喜爱和自律。喜欢这个项目和团队,才愿意投入感情想把这件事做好,想迫切的找到更好的方案,想去推进体验层的改进。我始终认为职业上最大的成长来自于你目前所做的项目,它是商业的,是有资本、技术、运营、市场、用户支持的,设计师在项目中成长比自己去简单临摹别人的作品或做一些私活要快且有实际意义,所以我大部分的时间都投在项目里。

我在网易时非常讨厌加班,团队自从开始996后,负能量便随之积攒,究其根本是我们不认同产品的发展方向。昨天听跑火车电台,有一期的主题是《我现在比狗穷》,主播说,可怕的不是穷,是看不到希望。在当时,我们就是看不到产品的希望在哪里,社区里日渐累积对 LOFTER 变化的抱怨声,而我们每天疲劳的下班,自己的时间被压榨,这样的日子很灰暗。

到现在,我也反对无意义的加班。甚至很多厂会有“看到别人都在加班,自己不好意思走”的现象,进而还有各种各样的“晒加班”......这样的价值观根本上也和企业的价值观有关。

在项目比较紧急的一个阶段,我们也是996,但倒没有产生负面情绪,因为还是相对自由的。不鼓励留到10点以后,事情做完就早点走。当完成目标后,公司调整到正常的作息,但我还是会晚上留下来充充电,因为回家就想休息睡觉,都不想开电脑。周末从周六要上班、调整成了隔周上班,后来调整成双休。

建立规范

规范在视觉上保证了一致性,尤其是多人协作过程中,既保证了一致,又保证了高效的输出。

Rush GUI Kit

上面这张图是 Rush 的规范控件库。包括:

品牌使用规范(老板找的国外的工作室UENO做的)

当我们修改界面的设计后,这个控件库也要随之更新,并同步给其他设计同事。

工具

主要是以下几个工具,按使用频率排序:

团队协作的工具:

Measure 导出的 html 标注文件,既能让开发想看哪就看哪,又能节约设计师标注的时间

下一篇讲如何确定视觉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