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

彦页山人

这本就是一个平庸的小城,我的记忆是一张还原度太高的照片,不管用什么滤镜都改变不了它的粗糙质感。那些丑陋的楼房,污脏的河水,一碗碗凉皮中焦黄发黑的牙齿,热切又无望地期待发财的人们热热闹闹的记载照片里,这就是我的家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