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更的杂记

五更

其实并不知道写些什么,也没有什么排版可言。扳着手指头算一算,我好像有三年又九个月没有完完全全的写一篇正正经经的文章了,是的,各位看官您们没有猜错,三年又九个月前,是我参加高考的日子。自从那种排比开头第一段,最后一句必定得表决心的那种议论文从我生命中消失以后。我发现了一个恐怖的事情,我 从此 不会写 文章 了 。

其实我的想法挺多的,真的。但是我也真傻,真的。我光知道怎么写议论文,却不知道怎么完完整整的把我的想法写成一篇有中心的文章,只是可怜我的脑袋瓜,年纪轻轻的就被游戏叼了去。

那就聊天罢,好不好?其实我是个奇怪的人,总是在意一些大家都不在意的事情。有那么一次,我跟随年级去山西省的一个李家村写生。说来也是奇怪,不知为何,平常光鲜的同学们在村里放飞自我了,大裤衩子大背心,穿着塑料拖鞋满村儿走,端起面条蹲在门口的大石头上就吸溜吸溜的起劲。要走的前一天晚上,我突然抬起头,发现漫天繁星,运用一个老套的比喻,就像一块深蓝色天鹅绒布上洒着好多好多克拉的碎钻,碎钻闪闪发亮。我就这么仰头看着,感觉天空要把我吸进去,天鹅绒布要兜头把我裹走。夏夜的凉风给了我一个大嘴巴子,从布里把我拽了出来。我穿着拖鞋啪啦啪啦的跑进屋喊室友起来看星星,然后我就和室友的拖鞋一起飞了出来。

还有那么一次,因为专业的原因,需要通宵做作业。半夜两三点钟,窗外传来细小的声音,抬头一看,整个校园都被细密的雪覆盖了。这大概是那一年我这个小山城的第一次雪,我站在教室的阳台上眺望整个校园,学校酱豆腐块似新中式的图书馆终于显出了平常不明显的飞檐。深深吸一口冰寒的空气,点上一根烟,我竟然在这个通宵的夜晚生出一丝决战紫禁之巅的苍凉感,以后请叫我 五门·吹雪。说时迟那时快,楼下的叶孤城一声断喝:“那谁!哪个专业的!大半夜的不回宿舍干嘛呢!”好好好,看门大爷·孤城,我敬你是条汉子!这一场我败了!我悻悻的回到桌子前,这么好看的雪,竟然还能看到7楼的阳台上有个人,啧啧啧啧啧。。。。

絮叨完一篇暂且称之为“文章”的文章,结尾还想想办法感叹一句,感叹什么呢?中心是什么呢?我也不知道(手动笑哭表情)。如果有人看到我的絮叨,也和我聊一聊生活中别人不在意,但是你发现的美好,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