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岁的你,过的怎么样

杨泽鹏

今天的每日TED精讲选的视频讲的是一个关于20岁左右的人生规划问题,花了大概2个小时整理知识点,反反复复看了很多遍,心里面也有了一些感悟,然后就想顺手写下来。

如果说让我用一句话概括这个TED Talk,那么我会说:20岁到30岁的这十年,是决定了你一生的黄金时期,因此请勿虚度,要做好人生中的每一个决定。

这句话乍一看,我觉得我看的太多了,无非是时间宝贵的那老一套,仔细的想一下,又有点不一样,不一样的是演讲者注重讲了20岁这个时间点,然后我想到了一个问题,那么其他时间段就不重要了吗?就像我们上学的时候,小学老师说小学阶段是你们人生中最重要的阶段,到了初中,老师说这是你们打基础的时间,很重要;到了高中,老师们会说这是你们人生的转折点,要把握好;到了现在大学,老师们说这是你们进入社会的最后一个阶段要好好珍惜。

这就像是考试画考点,你把书上的每一句话都标记上了色彩,整本书都标记上了那这样的话相当于没有标记。就像之前所说的不分主次的“全部重要观”,无限的拉长了时间节点,无形中营造出了一种还有时间还来得及的虚感,使人无限的拖延,最终也到达不了目的地。

好,言归正传,这个TED的意义在哪?我觉得他的意义在于摒弃了眉毛胡子一把抓的观念,提出了“20岁开始的这个阶段最重要”的矛盾论。如果把人的一生比作高考,那么一生重要观就是告诉你小学很重要,初中很重要,高中很重要,而作者的观念就是你如果高中的这段时间把握好了时间全部用在了刀刃上,你会考上一个好大学。这样的论点不免会打破传统,让人很难接受,但确实是有科学依据的,人生的第一个脑力黄金高峰是5岁的时候,那个时候的人就像是一块未经雕琢的璞玉,可塑性极强,可以雕刻成任何形状,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20岁的时候,就是人的第二个黄金高峰,这个时间差不多是大学,正准备进入社会,这个时候也是选择的最好时机,选择考研,选择出国,或者说选择了什么样的人,都是最好的时期了,就像是TED中说的那样,你选择家庭的时候要像选择工作一样积极,也就是说选择结婚的对象要考虑清楚了之后再去选择,同时20岁这个时间点也正好可以最大限度的满足你的要求。

好,那现在20岁左右的我们,是怎么样的?为接下来的黄金十年做好准备了吗?我想,很多人答案是No。活在20岁左右的我们,日日夜夜,手机,电脑,ipad是我们最好的亲人;孜孜不倦的刷着微博看着各大明星的生活点滴;以为涂上最新的斩男色就可以和石原里美一样好看。

20岁到30岁这段黄金年龄,有人努力拼搏,赢得了人生第一桶金,我认识一个学长,给我的印象就是他才是20多岁人该有的样子,不抱怨,不怕累,大学的时候就自己买了一辆车;还有些人痴迷游戏,在王者荣耀中打到了黄金段位。

举一个例子,前一种人是坐在腾讯大楼中靠游戏研发获利上百亿到游戏团队,后一种人,是捧着手机没日没夜上分的你。

这样的生活不是大多数 20岁左右人的生活写照吗?二十岁到三十岁这黄金十年,有人把这十年给了自己,去阅读,去健身,去旅行.... 也有人把这十年给了别人,给了屏幕上永远妆容精致的明星,看综艺,微博口水战,为偶像拉票。

我无意评价每个人的生活方式,也不是在标榜读书健身比看剧追星高贵,拿着我的标杆去衡量别人做出的选择,这不公平。但是我想问的一点是:你站出来看一下20岁左右的自己,这是你想过的生活吗?这些选择,真的是你发自内心的选择吗?

我们不知道每一个选择的背后,所带来的长期的潜伏的负面后果。我们当初看微信推送,看知乎专刊,只是为了打发时间,却从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面对一部几十万字的艰难晦涩的专著时显的那么无助。因为我们已经习惯了看一两千字,图文并茂,短小精悍,语言轻松的碎片化内容了,我们的大脑对于复杂晦涩,逻辑层深入的专业文章,已经失去灵敏度了;我们当初看综艺,只是为了休闲娱乐,却没有想到有一天觥筹交错,众人谈笑风生之际,自己却连一句话都插不上,只能干巴巴地陪笑。因为腹中空空只有艺人的笑料与八卦,而没有能让他人倾听的学识。

我们就这样,被这个娱乐至上的时代列车挟裹前行,不自觉地嬉笑怒骂,沉溺其中,却不知道自己做出的每一个选择,都是坐在头等车厢的精英设下的陷阱。

可怕的是,每一个陷阱都伪装成自由选择的模样,让你误以为是你自己选择了沉迷王者荣耀,选择了综艺追星,选择了日复一日地混日子。反过头来,那些精心设计好这些选择的精英和上层阶级,还会指责你说:“游戏虽然好玩,但是你也可以不玩啊;综艺虽然好看,但是你也可以不看啊;一个自律的人不会沉溺于这些娱乐方式,这些选择都是一些没有自制力的人受不了诱惑做出的,自己做的选择能怪谁呢?”这样虚伪的论调,不仅被游戏公司、娱乐行业拿来当洗白的论据,还成了爸爸妈妈对你沉迷娱乐、荒废学业的指责。是,我承认20岁的我们,不够自律,总是忍不住要点开微信上的那个小红点,像有强迫症一样隔几就刷新一次朋友圈;有时刷朋友圈刷的头昏脑胀的时候,我也忍不住埋怨自己,恨不得把手机扔了永除后患。

拿王者荣耀举例。这款游戏由腾讯旗下的天美游戏工作室开发,研发团队有接近上百人。自开发之初就被寄予了厚望,整合微信、手Q和应用宝的资源,得到了腾讯内部跨部门的全力扶持。带头人姚晓光说:“我们也从开发第一天,就没有人 12 点前下过班”。

试想一下,天平的一边,是一个上百人的精英团队,没日没夜地研究普通人对游戏的认知偏好,一遍又一遍修改游戏以最大化激发普通人的玩心,他们背后还有一个中国顶级的资产过千亿的互联网公司为其提供与整合资源;天平的另一边,是渺小的平庸的,心理弱点和游戏偏好已经被研发团队看的透亮的你。这场实力悬殊的反沉迷的战役,从一开始就不可能打赢。那20%的上层阶级,拥有着比你多得多的社会资源、经济资本、时间、精力、才智、谋略,去设计一个甜蜜的陷阱,一个伪装成自由选择的陷阱。那么,剩下80%平庸的渺小的我们,除了跳进去,还有别的路可以走吗?你以为是你选择了王者荣耀。

可是事实是,是王者荣耀选择了你,锁定了你,吃准了你。

一生太长,我讨厌这个渺茫不可触及的时间终点,它让我变得拖延,它让我还以为有时间,它让我把今天的梦拖延到明天,顺延到我已经又老又笨的明天。

最后用鲁迅先生的一段话收尾:

“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