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伊始

十四_7aaa6ui
二月十九日,大年初四。
值的第三个夜班,今年过年家里就我和奶奶。烤着火,磕着瓜子,听奶奶唠农村里的事,没有往年的厌烦,平心静气,反而觉得有趣。帮奶奶洗澡洗头,吹头发,奶奶的头发很软,一辈子都没有做过。小时候她也是这样帮我的吧。二十年过去了,角色互换了。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叛逆期的时候和妈妈像仇人一样,见面就吵架。今年过年啊,包了个大红包给她。她也曾年轻过,肌肤雪白,冰清玉洁,身段窈窕。岁月啊,你走的慢一点。
工作了,终于有底气说出"妈,你想买啥,我给你付钱",小时候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她好久没主动拉着我,从小到大妈妈都特别坚强,邻里都称赞。我看过深夜里泣不成声的她,每次一回家倒头就睡的她。
终于,我可以成为她的依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