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包舞

不靠谱青年

所有地方都会有人拜访的。

 今天的冷气里,我还在木屋中做着梦。

 她们在欢笑,

她们也从没来过。

在我审视着自己的冷峻目光下。

她们看到了我枕头下的照片,

那是她们自己灿烂的笑脸。

可这里简单到让人生畏,

门会不会鬼怪般地锁上?

 窗子会不会只是虚假的?

于是,

她们悄悄走了,都没有叫醒我。

她们精心地将照片放回原处,

看不出一点痕迹,就像没人来过。

我不醒了,

我的生命埋葬在这间木屋,

永远为她跳着面包舞。

正如她们悄悄离开,

将生命埋葬在狂欢的人群,

永远与美丽的人互相依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