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psy

风雨走过,悲伤亦走过,同为墙缝里的野草,同是石阶上的青苔,左边的藤与右边的蔓相连着,紧紧的缠在一起,不分离。

数年过去,俨然已经忘了“父亲”这个角色是谁了,但那留下的伤痛,确是不可磨灭的。在我如戈壁滩一般的心上,留下一道道划痕,纵使扬尘铺过,也掩盖不了那最深处的泪水。有多少次,我,和身边那个与我相差两个轮回的女人,躲在某个角落,抽泣着,害怕着,默默祈祷着。亦或许是她,也或许是我,轻轻拍打着对方颤抖着的身躯,嘴里轻喃到:
“没事的”
这真是句可笑的谎话,却也是我们内心唯一的支柱,宛若风中摇曳着的凋零的花朵,随时,都会破碎。
于是,在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这个家,彻底破碎了。
我,和她,并排坐在车的后座——我们不止一次这样开车逃出来,试图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
“我不会再让你受到伤害了”
我面前的这个人,在漆黑的夜晚里,皎洁的月光照进来,映在她的脸上——她满带泪水的脸上。她的话,慢慢钻进我的心里,暖暖的。
她可以走的,她大可不必如此。她已经逃回过一次娘家,那里很好,没有殴打,没有谩骂,没有昏暗的天空。有的,是我也憧憬的,爱。
可是,她却又回来了。
只因,一个约定;只因,我是她的孩子。这个傻女人!她不惜一切代价,只夺得个我回来。每当我问她时,她总是说:“孩子,你比什么都宝贵,有你,就足够了。”唯独,是我。
她说这话时,脸上漏出一抹坚毅。
“我不会让你掉在地上的,我的孩子。”
她这么说。那时,我仍不知掉在地上的含义,亦不知,掉下去,便是万丈深渊。若是我掉下去了,今后的路,又该怎么走?
我却不懂这些。
曾经,一家人笑声常充满在那个小店里,时时萦绕在我的耳边,那是一个美好的梦,那也曾经是一个美好的梦。但是,它却只存在于沾湿的枕巾里。
就在某一天,一个寂静的清晨,我迷茫了。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陷入这种迷茫之中。一度之间,我竟然萌生了一种奇怪的念头,飘渺不定,那也许,便是“绝望”吧。
压抑的情绪积累多了,终究会决堤。那一次,我对她,第一次还了手。那明是我的错,却要让她承受不应得的痛苦,不仅是身体上,心灵上更甚。说好的,不会再让彼此受到伤害的呢。我哭着,后悔着,这一次,我又让她收到了伤害,这一次,我又让她为我抵挡了伤害。
又是一个夜晚,我和她,并排在后车座坐着。我不由得又想起,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那窗外冷冽的风,那句话……
“孩子啊,不用你说,我就已经原谅你了啊。因为,你是我的孩子啊。”
我的头倚着车窗,怕让她看到我湿润的眼眶。毕竟,我和她我约定过,男子汉,是不能哭的。
当她告诉我,她得了病,需要手术时,我再也忍不住了,泪水夺眶而出。我趴在她的身上,不停的抽泣着,她粗糙的手,也轻轻抚摸着我的脸颊。以前的种种往事,也逐渐回忆起。 我们一起经历过的苦痛,磨难,在此刻,都化作泪水。毕竟,她也不是铁做的,他也是有感情的人啊!
若没有了你,今后的路,我该怎么走?
愿你被这世界温柔以待,如若不可,愿我的心里有你的一寸光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