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写这平淡无奇的一年半



想想是有好久没写东西了。去年突发奇想开了个公众号,但后来也懒得再去更新了。关注人数一直在76与77之间变化,想不通这76或77个人是怎么想的,我都放弃了你们还没放弃。
如此想来,我已经渐渐在平淡如水的生活中失去了对生活的感悟。
对照着时间表,在第二个闹钟响起也就是七点时起床,吃早餐,上课或者去图书馆。这样保持了太久,从未想过要去改变,哪怕是选择在第一个闹钟响起时就起来。
独自一人在上海的一年半,没有发生什么重大的事。如果非要说一两件,那就是挂过科也险些做了阑尾手术吧。
大一并不一帆风顺,每一学期都要挂数分,对了,第一学期还挂了解析几何。所以每次回家行李箱里都不得不装满了书。
大二在选课上有了些技巧,也更懂得去坚持,哪怕是自己不喜欢的。同时,遇到了cx,颇爱在课后讨论问题。我们在一起的时候要么讨论吃的,要么讨论数学,当然有时候还有东野圭吾。不得不承认cx给我的生活带来不少改变,大二难得的没有挂科,同时绩点也提高不少,当然,仍然填不满大一的坑。
关于阑尾,事后在想是不是医生误诊了。一个人在异乡生病当然最听医生的话,吃了几乎两个月的粥和面条。
说说现在的生活吧。这学期四门数学课,加上其它乱七八糟的选修,一共23.5个学分,当然还要旁听货币金融学,自学初级会计,考普通话考六级考计算机。幸运的是,如今还能勉强应对所有这些一般将来时。
原本想多说点生活,少说点学习。
年初老哥结了婚,看着携手数载的哥哥嫂子终于从恋人走到亲人,由衷地开心。
也见到了很多兄弟姐妹,和其中一些仍保持着客套,和一些渐远,还好,更多的是越来越近。我从不擅长去经营感情,最害怕的是回了家面对一群兄弟姐妹却没有什么人聊天,幸好如今没有这样的场面了。当然,也强烈感受到自己还不懂很多规则,说话做事太欠考虑。
在家的时候,被父母还有兄弟姐妹们宠得像个小孩,而到了上海又不得不开始像个大人一般生活。
很长一段时间里,回到丽江意味着充满光环,被当作“别人家的孩子”被表扬被当作榜样甚至被围观,而到了上海却是苦涩委屈以及恨自己。如今光环渐渐褪去,坐在家乡的人群中不再会被揪出来捧着讲,在曾经很难融入的圈子里也不会如此扎眼,才猛觉我所渴望的生活已经近了。
曾以为很喜欢一个张扬桀骜不驯自由的人,现在想来那时不过是喜欢他的自由。走在人群中他总能轻易成为焦点,但又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他翘课打球上网,最终还是说走就走去了上海。那是那时的我想都不敢想的样子啊,压抑每一个歇斯底里的念头只为给背后期盼的眼神一个交代。而如今,我也渐渐活成这样,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自由地支配自己的时间,而不是头顶着改变命运的压力生活。现在的他,仍然走遍全球各地从不停歇,我虽然只是辗转几座城市也不会感觉疲劳无意义。
当我离他的自由越来越近时,也对这份感情有了新的定义。我该喜欢自由的他而非他的自由,我该喜欢张扬的他而非他的张扬,若这些都没有做到,那我只是误解了自己的心意,哪怕在时光的洪流中逐渐丢失了这份单方面的感情,亦不必再觉得惋惜。
感谢这平淡无奇的一年半,逐渐认清自己,也日渐明白所想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