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1

渺小
回归写作的旨趣

月光撒在床前,看着被霓虹灯照亮的天空,闭眼和黑夜融为一体。

此时她应该已经拥抱着黑夜睡了吧。

18岁,我一直认为她是和我一直共度一生的人,我们心有灵犀,彼此欣赏,我欣赏她的乐观活泼,聪明又懂事,她喜欢我只对她的那份温柔。生日那天我对她说生日快乐,不知是蛋糕堵住了我的嘴还是她的笑容太美好。那句我们在一起吧还没说出来,她就被9月入秋风送到了另一个城市。

19岁,她渐渐的习惯了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一切,可能,她也习惯了没有我的生活。

20,她来电话告诉我她很喜欢我送的礼物,我笑着说这次的蛋糕你拍不到我脸上了哦,“你要幸福哦”她没有接话只是突然说了一句。10月18号的风的味道我到现在还记得。

入冬的那天晚上,突然看见她发朋友圈说谢谢你的围巾,下面还有和一个男孩子的合影,我默默的删除了购物车,给自己买了一件新的羽绒服。

耳机里放着《我好想你》,正如今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