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书宏:上帝的暗物质 科学的禁区

叶书宏

“天主于是造了两个大光体,较大的控制白昼,较小的控制黑夜,并且造了星宿,照耀大地,天主把星宿排列在天空上,天主见了认为好,过了白天,过了夜晚,这是第四天。”

《创世纪1:16—19》

我相信,在这个世界上,能证明上帝存在的只有两个东西,暗物质和爱,因为这两者的发生都不存在可以解释的动机,且不以变量的假设而转移。

科学理论在其证明过程中的一般逻辑是,对不可解释的现象提出一个假设,也就是变量,例如:苹果为什么从树上落下?伊萨克牛顿给了人类这个假设,“万有引力”的存在,然后反向推导,就可以解释为苹果承受不住地球给它施加的引力,所以才从树上落下。这种验证方式的开创是十分伟大的,因为小到苹果,大到那些无法继续承受自身重力而两级合一(坍缩)的恒星,万有引力成为了被现象证明的假设,至少是目前为止能够服众的说法,但是毋庸置疑的是,这些伟大假设始终逃不过被推翻的命运,无论它们曾经看起来是多么的无懈可击和天经地义,正如亚里士多德的宇宙观在牛顿力学体系下崩溃,正如牛顿定律在爱因斯坦的宇宙理论下出现种种瑕疵和错误,正如我们这一代人所正在见证着的——爱因斯坦的宇宙理论开始被霍金的工作改写,这一切正因为科学仅仅是一种人类对万物运行规律的解释,充满了人类大胆的假设,米利都的泰勒斯曾经深信不疑,包括人类在内的大部分物质都是由水构成,这个解释对于今天来说十分荒谬,但在当时却可以让人心悦臣服,人类的智慧总是不足以窥视出宇宙的奥秘,随着科技手段的发展我们的世界观和科学解释体系越来越完善,但这些看似每一次都无比接近真相的解释总是慢于同样由科技手段的发展带来的证伪各类解释的速度,宇宙如同一个永无止境的深渊,虽热我们正在飞速下坠,但底部永远在我们的前面,科学进步如同坦塔罗斯一般的孩子,由于触怒了众神,被惩罚站在地狱的水池中,每当他想要弯腰喝水,水就会退去,让他够不着水面,周围的果树果实累累,每当他想要伸手去摘,风就会把树梢吹到高处,今天我们认为理所当然的原理,明天就有可能被证明是天真愚昧的猜测,但假设变量本身,不仅是一种让科学可以进步的有效手段,还以极大的魅力刺激和鼓励着愚昧却勇敢的我们,但是,在这一切勇敢和可歌可泣的钻钻研背后,有一种力量一直提醒着人类,我们终会遇到那些连假设变量都做不到的事情,因为它们一直在理性世界之外的疆域纵横驰骋,虽然人类无数次想要利用自己不断进步的科技手段去阐释它们的奥秘,这些奥秘堪称奇迹,且没有支持它们存在的生物学/物理学和化学理论,包括人类丰富的感情活动,善良/爱和恨意的产生,以及那些更加直接涉及到“我们来自哪里?”这个问题的秘密,那些力量强大到让宗教和科学无法独立解释的问题,实际上我们以及遇到了这些超越我们所能理解维度的问题,宇宙大爆炸和暗物质,也正是这两者,使得一些人在经历了近乎疯狂的科学探索革命后重新回到了对上帝的敬畏和虔诚。

要探讨这个问题我们必须穿越宇宙,到达它的中心,这个中心非但是空间上的,而是时间上的,137亿年前,一粒质量密度和温度接近无穷大的奇点,体积却小于人类肉眼可见范围,开始了它的不断膨胀,这个膨胀对于它来说仅仅只是一个瞬间,这个瞬间的长度却足以让尘埃凝聚成星云,让恒星系统诞生到死亡,让地球最终产生了出现生命的机会,而这个瞬间却在此时此刻仍在继续,无论年轻的地球和太阳系已经过去了数亿年的岁月,这就是宇宙大爆炸,(从这个角度来讲人类是何等的幸运,我们正在经历那个137亿年前我们所希望弄清的事实)。

人类本来对宇宙大爆炸的研究充满的信心,这个问题本身的诱惑力可想而知——一场可能揭开我们从何而来的秘密的研究运动,实际上,我们已经按照屡试不爽的科学研究手段和大胆无畏的科学精神对这个问题提出了几乎无懈可击的假设,即宇宙大爆炸的触发动机和奇点膨胀以后,是什么力量形成了现在宇宙的样貌。即奇点内部热力学因素和密度的变化,然而暗物质存在被发现,几乎让这些验证和猜想归零,一种填充我们所谓宇宙中真空部分的物质,它的存在使得天体和星系的排列在今天我们所观测到的位置,宇宙结构的设计者和雕塑师,一切因为它的存在而井然有序,且无法猜测暗物质的运作方式和诞生。

假设我们可以用能量创造的观点看,例如,汽车生产线,科技含量较低的是汽车本身,而它是由科技含量较高的工程机械臂所制造的,而工程机械臂的运作是基于科技含量更高的程序,程序是由人类编写,我们可以得出的概念是——宇宙中智慧等级较低的事物必然是由智慧等级较高的事物所创造。人类也不例外,暗物质的运行和诞生也是如此,而在科学对宇宙起源的探索中,科学已经追溯到了尽头,而无法假设大爆炸和暗物质的成因,即使这两者给之前的科学验证提供了无数假设的空间,理解他们的成因成了人类智慧可见维度之外的区域,间接导致了人类和宇宙是由更高智慧等级所创造这个命题无法被推翻。

上帝存在的可能性,随着科学研究的进步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而人类宗教所要做的,是以我们低维度的智慧去描绘上帝的工作方式,虽热我们永远无法理解这种工作方式,比如创世纪也许就是人类使用我们的逻辑范围对大爆炸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