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细雨中奔跑

空洞

我恰逢这昏灰中的细雨,不论初始亦或末尾的狼狈,愿我尝尽地是历程中细雨的嗒嗒滴落。

跑鞋与地面的摩擦声,头发与衣帽的敲击声,最不能忽略的是我的喘息声。我的心无旁骛无法继续,虽宁静,却突兀。愈是想从奔跑中放慢脚步,愈是无法呐喊心中的懊恼。并不是完全不能,而是惧怕。这细雨下的沉重了,即黑的夜晚,昏灰的含糊在白雾间,我确是分不清了,但也并非一无所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