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眠

七年前的文,今天重看更覺感慨。知否世事常變,變幻原是永恆。

-----------------------------------------------------------

前天晚上,離奇地失眠了。

對上一次失眠,是什麼時候呢?好像是第一次看《Titanic》那晚,對生死,對人性,對愛情想了很多。

這次卻是莫名的。也許是潛意識中有種情緒不想去面對。



2:28,我受不了,開手機,看短信。翻啊翻啊。

那是一年前的短信。我們澳門幫為三個三月壽星舉辦生日會,但和我最熟的那個竟然不來。於是我發短信鬧他(當然不是真鬧,只是想呻下、再追問一下,他不來也不會真的責怪):「你做乜唔黎!特登買左個大蛋糕幫你慶祝!」然後他就回了:「黎黎,那我翹課好了」。

然後我就哭了。

我常常說,能和你一起走過大學四年的有幾個人?師兄師姐,師弟師妹,他們都是很重要的,不可或缺的,卻不可能伴你一路走來。只有同級生,那是一種深厚的緣份,四年足夠滄海變幻,而我們在跨越着時間,一起笑,一起成長,一起離鄉別井,一起風花雪月,一起年少輕狂。

那八個字所承載的。



3:08,安靜地流淚,關機。

夜未央時,最脆弱。

無心睡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