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与垃圾

厌胜

她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满天的繁星下,黑色的夜空泻下的流辉随着她怦怦的心跳越发厚重,令人对古老悠远的宇宙更加向往。那是学校组织的一次观影,影片讲解的正式广袤的星空,她怔怔的盯着屏幕上的日星月移,昼夜交替出了神,偶尔回首不觉讲到了何处,悄声问旁边的人。旁边坐着一位少年,专业知识极佳,为她答疑解惑,声音里含满了诱惑。临行时,他对她说,每个人都是一颗迷失在银河里的星星,寻找着自己的位置,如果它变成了流星,只是因为它想要朝着正确的方向飞行。“那你呢?”她指着荧屏上的星图,“你是哪一颗?”许是白光太过清冷,她只看到了他疏远的眉眼。“我?我不是星星,”他虚虚抬手,指着外围一圈,“勉强能算上是太空垃圾。”

她第二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研究所,她们小组提出了对星星轨迹的研究,他是支持者的代表人,觥筹交错中达成了共识,协商了合同,举行了庆功宴。推杯换盏间,他认出了她,人群中的她极为的耀眼,却偷偷溜走去和他上天台看星星。“你还是那么认为?”时光荏苒,他却仿佛知道她在问什么,只是答非所问,“你会成为最耀眼的那一颗。”

她没有遇见他第三次,便不顾所有人的阻拦,执意去宇宙的外围,那无人乐意到达的地方。这一次是他看见了她,在华灯初下的地方,在众目睽睽之下,她接通了与大陆的直播,将录像投往世界各地,她的背后便是太空垃圾的聚集地。她冲着镜头呐喊,厚重的宇航服仍无法阻挡她笑靥如花,经电流过滤的呲呲啦啦的声音传出,“常说爱一个东西就要爱它的全部,就像我爱这宇宙,即使是把它环绕的整片垃圾也得我钟情,况且于我而言,它比这宇宙还要美丽。”

她第四次遇见他的时候,正窝在他怀里看自己有关太空垃圾的报告。“你是太空垃圾?”同样的问题,“是,可我也是你的整个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