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掉地球

“尽情的炸掉一次地球,如何?”他突然转过头来问我

眼下我们正处于下课时间,于是乎所有荒唐怪诞的场面就都被合理的呈现了出来。诸如嘈杂的话语,轰乱的人堆,浮夸的动作之类的,凡此种种,无不把教室刻画的纸醉金迷,与彼时严肃的课堂形成了巨大的反差。这样一来,人们反倒觉得,生活倘若真是如此颠三倒四也未曾不可。而事实上黑板一侧的课程表正一板一眼的规划着我们的未来。对此我们可以说是毫无察觉,或是说不愿察觉罢。

“倒也不是什么麻烦事啦~”他望着我的脸笑着说,“我们把炸药堆叠起来,引线距离什么的也统统不管了,只需“砰”一声,灵魂和肉体就像模像样的剥离了。当然了,“人”这一虚伪的形式亦会随之土崩瓦解,不如说肉体与灵魂的结合本身就是虚情假意的,以乖离的状态存在着,就不得不,顺理成章的掩饰着世界的本质。诸如钢筋水泥,股票证券的玩意,甚至企图去扭曲。。。于是炸掉地球,就是很显重要的事了。”

我不由得心动了,个中原因也不是这么容易说的上来。总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像是对某个有过恋爱经历的人重提当初分手之事一样的被悄然催化,继而堵塞胸口,于是就大有做什么事来一泄而快的冲动。“你只管来便是”毕业前夕他在电话里自信满满的对我说,“已准备好充足的炸药,爆炸场面想必蔚为可观”

可是第二天一到,我却关掉了电话,锁上了房门,炸掉地球计划自然就泡汤了。我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模糊之际就觉得每块天花板都在太阳的照射下开始扭曲变形。意识到时,我已经腾空在了世界,然后慢慢地,慢慢地落回地面,继而又腾空,又落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