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和故土

文/一土

北上广深这类的一线城市,它承载了太多人的生活与梦想。在深圳,龙华富士康鼎盛时期据称有三四十万员工。我曾在这座巨大的工厂外围徘徊,试图能够发现一些商机。那些一入夜便摆放在人行道上的摊位瞬间出现了,白天还是少有人走动的道路。

手机贴膜,在那个时候还很火爆。智能手机才刚开始出现,诺基亚依然占据着市场。影视下载的摊贩会摆出几张桌子,上面放几本如同菜谱一样的大册子。翻开它们,许多的电视剧和电影还有小说都罗列其中。分门别类,并且带着编码,供人选择。一台电脑,再加上主机外接的许多块硬盘。所有数据资料都存储在外接的几块硬盘里,随时可以复制给下载电影的顾客。

除了这些下载影视的摊位前会聚集人群外,小吃摊的人气则更旺。能吃路边摊的人,大抵是可以忽略眼前的卫生环境。因为你若不吃,还会有大把的人去吃。这样一权衡,心中便没有了讲究。都吃,索性不在乎了。炒粉在深圳的路边摊出现的频率很高,细米粉本是白色的,加入酱油等各种佐料翻炒后,就成了咖啡色。

不光是龙华,龙岗的很多工厂周围都有着一条由人行道摆摊构成的夜市。除了影视下载和炒米粉的小吃摊,还会有卖盗版书的摊贩。那几年比较流行的网络作家有明晓溪,唐家三少,还有安妮宝贝,甚至我看到了池莉的书。盗版书通常在这类地方出现,也不会受到文化部门的稽查。于我来说,盗版书自然不能引起我的兴趣。所以常一个人去罗湖书城,龙岗书城。这种独自出行的习惯,一直保持至今。与人同行去逛书店,太难得,没有多少人肯花时间在这上面。

在工厂外徘徊的那两日,我一无所获。我不知道该做哪种生意,或者也支一个摊位做手机贴膜。我从龙华离开,回到了龙岗,至少我熟悉这里。一旦开始选择,我就觉得难以取舍。不过是两日的走马观花,怎么能洞悉市场规律,从中去发现商机。

最终,我还是没有想清楚要做什么。至少我可以有退路,那就回家。坐火车离开时,才发觉这座远方的城市是那么的教人不舍。再也不能轻易地去大梅沙和西涌了,这是我常去的地方。还有蓝天,总是出现在我的头顶。夏天,有暴雨和台风,行道树常被吹得七倒八歪。这些生活的场景,慢慢与我拉开了距离。

后来我也再去过深圳,的确不如当年的盛况。许多的工厂内迁,搬到了中西部。从人流的变迁中,我发现回来的人慢慢多了。可深圳,依然有着它独有的魅力,年轻,充满着太多可能。

顺着来时的路,回到了起点。一路上见过的人,各自分别。在我的内心里,大多数的分别应当是喜悦的,感谢这一程同行过的人。南来北往的人里,多少人期盼着归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