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难的还是做自己

肆金

最近几天连续遭遇许多事情,就如果海啸般不可控制地涌向我。不过也不外乎与日常工作生活分不开的那些。

关于工作。似乎我这一代都存在一种基本默认模式,懂得社会的现实与法则,然而又不想屈从。明知道其实是现实在选择我们,依然想要自己去选择,至少是公平的双向选择。现实是黑暗的,我们向往光明。

关于生活。有钱的生活谁都想,现实就是有先富起来的,后富起来的还不知道在哪里。能做的或许只有自己穷开心,在能之所及的范围内享受对应程度的小资生活。富有富的过法,穷有穷的过法,每天唉声叹气伤的是自己的心。有句话:忙是治好精神病的良药。每天只感叹生活对你太不公平的人,可能是太闲了吧。

关于爱情。94年的我,说小是不小了,每天被催着找对象,赶紧结婚生孩子。但是我清楚,我内心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或者说,在爱情上我拒绝接受所谓长大带来的妥协。老一辈说我们现实,喜欢美的帅的,美好的事物谁不喜欢,包括人。但他们更不懂我们对爱情更加看重的是精神层面的契合与缘分。总说找个差不多的就行了,为什么?要一辈子相守的人,为什么要将就,难道准备接下来这几十年都话不投机半句多?精神世界的契合是一辈子相爱相守的支持。我坚信有一些,会有一个人让我认定,你看就是他,我要和他一辈子。

关于思想。我们和80后以及再之前的几代人,很大的不同应该是我们更早认识到“独立”。思想独立,我有我自成一个体系的三观,我对任何事情都有我独立的判断,不论对错。也许上几代认为的真理在我看来不过如此,每一天都有新生事物,每一天都有新故事,我喜欢用我自成的最新的观念去解决我的我的问题。

和上几代的观念冲突,我似乎一直没有好的调和之法,愿有一天我不用顾忌他们是否反对我的想法,能完全做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