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饺子馆

文/一土

吃饺子,尤其觉得东北人做的饺子好吃。不知道为什么,我喜欢吃某种食物就会逐渐想要去寻找地道的口感。比如,我对热干面的挑剔,很少有一家小店符合我心中的口味。虽然挑剔,但难吃的时候也不会拒绝。有时过早,是为了果腹。

云梦的饺子,最熟悉的莫过于地菜馅的饺子。那是最地道,最能够代表云梦的味道。当然还有其它馅料,但都觉得吃不出家乡的味道。对于以大米为主食的云梦人来说,饺子不是我们的特色。我们既不是小麦主产区,也不是面食小吃的发源地。北方人,过年过节爱包饺子。所以有俗语说:“好吃不如饺子”,这是饺子在北方人食物链中举足轻重的传统地位。

丁字桥有一家东北人开的饺子馆,离着中南路不远。隔一段时间,我便去那家饺子馆吃上一顿。北方人吃饺子和南方人有些不同,以云梦举例,我们的饺子有汤汁,为水饺。而北方大多干捞起来,装盘,蘸料吃。起初,我在北京吃饺子时就不适。我不习惯没有汤汁的饺子,还是水饺符合我对于饺子的定位。

后来,竟学会了调和蒜蓉辣酱,就着陈醋蘸着吃。不得不说,饮食习惯的改变,往往受食物的影响。第一次去西餐厅,我也吃不惯意大利面。只是去了一次,再也没有去过了。当我用叉子吃面时,我内心是五味杂陈,又不好驳朋友的情面。倒不如来一碗杂酱面,好让我痛快的吃面。西餐厅,毕竟还没有让我习惯它们的饮食。

北方的饺子,店家都会询问你需要几两。这和大份还是小份是一个道理,体现的是分量的多寡。每回我都点一盘三两的饺子,一个人也够吃。实在饿的时候,也吃不饱。店家也同时配备了凉菜和卤制的猪蹄,作下酒菜。当然还有一些我不大熟悉的东北菜,顺便也能尝尝东北的风味。

在沈阳的时候,我吃过一道东北菜,使我印象深刻。沈阳有道菜叫做木须柿子,起初我怀着好奇心点了它。上桌一看,我哭笑不得,这不就是西红柿炒鸡蛋!只是各地的叫法不同,生出了这样的误会。那段时间,我经常吃一道叫做木须柿子的菜。

东北菜,在全国的菜谱里,并不出众。我吃过的东北菜里,只是极个别菜使我印象深刻。不似北京,不论菜式还是口味,都有着很强的适应能力。也不似川菜,对于味蕾充满着刺激,使人回味。饺子,对于东北人来说,显然这才是他们最值得骄傲的。

元宵节后,丁字桥的东北饺子馆才开始营业。老板娘认出我来了,于是我抬头看了一眼玻璃隔断上的菜单,点了二两猪肉芹菜馅的饺子。午后的饺子馆安静极了,只听见外面的汽车川流不息。为了打破这种气氛,我和老板娘攀谈着。无非就是问一些东北的春节是否热闹,家乡有没有禁止燃放烟花爆竹之类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