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在胸中 路在脚下

我从小到大最大的梦想,就是当一个医生

这个梦做了有十多年,从小时候记事起,我一直觉得手术台就是我的命中注定的舞台。我想,用一生所学去帮助别人,大概这辈子就圆满了。

可梦想圆满现实骨感,成绩不够,我没能拿起柳叶刀。但机缘巧合,踏上了岐黄路,也算圆了大半当医生的愿望。

为什么要学中医?我的启蒙老师问我这个问题的时候,短短的几个字却直扎入我的心里,我的大脑里一片空白,能想到只有知乎和软文里堆砌的空话套话和废话。

我没能答出来,因为慌张还打翻了手旁的杯子。

带着疑惑,我费尽心力的考上了傅山学院,搬弄起大部头的医书,开始了学习歧黄之术的求学生活,无论是玄之又玄的学说还是司外揣内的诊法,我理解得很快学得也很快,我知道我是注定要走上这条路的。

学习切诊的时候,心中了了指下难明的尴尬已经被教授重复了无数次。所以我下定决心,用了一下午摸了全班的脉,终于在最后一个同学的寸口感受到了脉象,平淡无奇的脉搏跳动在脑海里提供的无数信息量让我几乎无法抑制内心的狂喜,实践与思考对于中医学习的巨大作用再一次深深的刻在了我的心里。

所以得知能与李红阿姨在301出特需门诊,我内心的狂喜丝毫不亚于第一次摸出脉象,能提前触摸到梦想的喜悦让我打起精神,提前几天就调整状态,回忆半年所学,试图在首次跟诊时发挥出最好的状态。

医学有中西之分,医道却无中西之别。以内经为宗的整体地把握人体生命规律、辩证的对待生命活动的思想就是行医时最为关键的思想。所以我深以李红阿姨常说的“正气内存,邪不可干”的施治思想为意。

何解?即正气充足,人们就不易生病。无论防病、“治未病”还是“治已病”,皆依此理。即只有强身才能防病,只有养生才能强身。正气内存的前提,首先就是要心安与心正。而消化内科的病人在情志方面的问题又尤为明显,所以这句话恰好印证在了每一个来就诊的病人身上。

印象最深的病人是一个中年女人,她出游台北的途中受了寒邪,腹背部有着极为明显的痛感导致长时间的失眠,阿姨一针见血的点出她抑郁症的病史后甚至在诊室就痛哭了起来。

我小心翼翼的摸脉,只能模糊的感觉到以左关为首的脉象普遍偏弦,更多的信息我还能力挖掘,只能干巴巴的思考着寒邪对身体和情志的影响。就在这期间阿姨已经熟练的开好单子并安抚好了病人,看到那个女人还没擦干泪痕的脸上没了述说病情时的痛苦,有的只是对医生的感谢与对治疗的期待,早起与干坐的困倦顿时烟消云散,注意力随着进来的下一个病人愈发集中了起来...

短短的一上午,排满与不断增加的病号让我收获颇丰,我见到了喋喋不休的妻子在训斥疑心自己得了癌症的丈夫;见到了有胃溃疡病史失眠独自放下繁忙的事务来看病的创业人;见到了挂错号带着女儿来测病菌的女人;也见到了不懂医理只认吃药而且坚定地认为自己有癌的老人...

许是年关将近,病人的进出如海潮一般在301涌动,我穿着常服,与他们擦肩而过;我如旁人般倾听了他们对身体最真实的叙说,也曾躬自诊察了他们的病情;我看得见他们脸上的喜怒哀乐,眼睛里的生气明灭,也看得见他们身上的众生相。

我非常的希望自己能有医治好他们的能力,

门诊之后,阿姨带我出院的时候说,其实医生就是靠成就感而活的,十年如一日的寒窗苦读换来的待遇可能都不如一次投机取巧得来的收益高,所有为世人所不能为的对技艺的追求都是对人生最大的挑战,但仍有无数人前赴后继的为医学贡献出自己的青春。

我也永远忘不掉送走了所有来求医的病人之后,跟着阿姨一起沐浴在北京明媚的阳光下时那份从心底里涌出来的感动,那是解除了他们的病痛时的愉悦,也是成就了自己的满足,为了这个,我也情愿用一辈子的时间,去走完这条路。

那之前我又一次拜访了那位老师,我想我已经找到了答案。

因为只要我走在学医的路上,心中就是洋溢着无法言说的喜悦。我想起了高中时念希波克拉底誓言感动的痛哭流涕,也想起了朗诵大医精诚时那胸中激荡着的壮志豪情。我学医是因为,我发自内心的,对医学的热爱。

应该感激的是,我从未忘了初心,又有着李红阿姨与许多老师的指点和帮助,与绝大多数人相比,我已十分幸运。

“怀着对梦想的期待启程,岁除不移,是以梦为马的坚定;不忘对岁月的热情去歌舞,亦是随枝可栖的圆融。”

所幸,我已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