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那么几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Tina唐梚

我觉得我活到现在,别人侮辱的次数不算少。任何人都可以对着我指桑骂槐,常常会被其他人嘲讽“三观不正”。好吧,这又是一片很丧的文章,我承认我确实要来喷一些你们往日里都怀有同情怜悯之心的人。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美好,也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黑暗。

我现在在我脑海里闪过很多被人侮辱的画面。行吧,我现在就可以揭开自己的伤疤,告诉你们一些可能常人难以接受的事情。没错,大风大浪都是我一个人熬过来的,我也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无病呻吟,苟延残喘,更没有你们所认为的过得有多好。

先从幼儿园讲起吧。那时候的事情的确过去好多年了,但是人往往都是这样,想忘的往往刻骨铭心,像牢记的又忘的一干二净。那时候我在中班的时候,转到了一所私立的幼儿园,离现在的住所挺近。当时也是为了这个原因,才从乡村的幼儿园转到那里的。城里的“老师”都挺势利,我之前是农村人,“老师”(她们不配称为老师)常常戴着有色眼镜看我。好几次在上课的时候都会无缘无故把我给揪出来,站在墙角,会用胶带封住我的嘴,说:“你只有找到下一个讲话的人才能把你换下去”,那是笑的人有很多,讲话的人也很多,我指指讲话的几个政府官员的子女,记得“老师”用她尖尖的嗓音对我笑,是那种很狰狞的笑,说:“他们讲让他们讲好了,你不可以让他们上来。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没有资格。”

是啊,我没有资格。这几个字在我脑海里一直循环,接下来的两年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噩梦。不公平的待遇悬殊让我非常自卑,这对我来说一直是一个在心里的伤疤。有时对十分信任的幼儿园同学说起那段时光,她们常常笑得合不拢嘴:“啊,我还记得。那时的你一个人站墙角站上大半天真的好搞笑。”听到这种话的时候我只好故作轻松的笑笑,其实,心里堵得慌。

你们又不是我,你们怎么知道针扎在身上有多疼。

不知不觉中,我常常会在梦里想起那段时光,当所有人都把你当成跳梁小丑的时候,眼泪就会止不住的往下流。我会扪心自问:“我该恨那些人吗?她们为什么这样做?难道没有含着银汤勺出生的人就应该这样生活吗?”这一直我的心结,一个跨不过的坎。

庆幸的是,我接下来所遇到的老师,对比起她们,真的好很多。但是无论如何,这个记忆一直是我无法消除的。我也是从那个时候清楚地认识到,人心险恶。

这个社会,的确大多数人都很辛苦、很敬业、为这个社会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可是总有那么几颗老鼠屎坏了那么一锅汤。


而且这种“老鼠屎”,其实不光出现在幼儿园教师里。


前两天在西餐厅里,我就看见一个端菜的服务员,对一个老太太大喊大叫。


老太太带着她看起来刚上小学的小孙子,颤颤巍巍地点菜,很多西式菜名不是很懂,就在问服务员。服务员大概二十出头的样子,看起来不耐烦极了:“我刚才都说过了!” 

老太太可能耳朵不太好使,又或者年纪太大了脑子有一些迟钝,还是问了一遍“是什么菜啊?卫不卫生?”

让我万万没想到的一幕发生了:服务员直接把老太太手里的菜单扔到地上了。一边扔她还一边推着老太太的背往门外赶,说,你老糊涂了吧,吃不起就吃不起,哪来那么多废话,给我滚出去。

没错,她说的就是“滚”。

背着书包的小孙子紧紧地牵着老太太颤颤巍巍的手,警惕地环顾了一下四周,快步跑到门外去。回过头来再看了一眼这家西餐厅,双眼里满是恐惧。


我不知道作为一个小学生当自己的奶奶被侮辱的时候内心的想法是悲哀还是恐惧,心好疼。

 最可怕的是,周围熙熙攘攘,偶尔有人好奇看几眼,却没有一个人停下来帮老太太捡一下菜单,也没有一个人出面呵斥那个服务员。

那个服务员用鄙夷的眼神看了老太太和小男孩的背影,嘟囔了一声“奇葩”,便扭过头去,再也没有转过来。 

有时候真的觉得,这个世界的规则已经颠倒了。有时候不管对错,只要你是广义上的弱者,你就有理,你就可以为所欲为。

 

前不久,一个送外卖的小哥在电梯里痛哭的视频火了,那段时间,几乎所有公众号都在呼吁,我们要尊重从事服务业的人,他们真的不容易。 


可是就像我上面举的两个真实的例子,谁来尊重我呢?谁又来尊重那个老太太呢? 


仿佛这样从事服务业的群体,已经固化了自己弱势的标签,只要他们为我们服务了,不管服务好不好,不管态度怎么样,我们都得对他们付出百分百的尊重,不然就是看不起他们。

 而这个时候,想要反驳,我们却显得无能为力。因为很可能一不小心,就会被某些键盘侠贴上“歧视服务业人员”“不懂感恩”的标签。


就像今天我因为想起以前的往事,就在朋友圈吐槽了两句,我发誓绝对没有说什么脏话,就是很平常的吐槽。结果马上就有人跑过来私信我: 


“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老师天天那么辛苦,还得对付不同的小孩,你一个人吵吵闹闹把你揪出来怎么了,为了生存偏爱一些学生怎么了?说白了,你还是看不起幼儿园老师,你真是太恶心了。” 

我没再说什么,直接把他拉黑了。我希望这样的人,在他小孩被老师打的手掌发紫,泪腺失灵,内心为这件事情纠结一辈子的时候,还能如此微笑淡定,对老师说“应该的 应该的。”

大概很多人也像我一样吧,敢怒不敢言,怕不管自己说什么,不管对方的行为有多过分,都会被某些道德小卫士坐在屏幕前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批判,自己明明是受害者,却一下子就成了施暴的那个,坏心眼的那个。


可是今天,我真的很想站出来打他们的脸


都什么年代了,还在道德绑架?


做错了就是做错了,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不管现在是什么舆论导向,只要你做出了侵害我个人权益的事情,我就有权利指出来,有权利向你讨一个说法。你不尊重我,就别指望我去尊重你。 

不知道上文所讲的那些老师、服务员和各行各业猖狂到无法无天的人,看到我的文章会做如何感想?谁给你的勇气和权利,梁静茹吗?


这篇文章是看了我超级喜欢的作者的推送写的文章有感而发写的,意外破了2300字😉有些语句是来自她的辣,因为觉得很合适……

世界很现实,只有自己强大起来了,别人才不会对你指手画脚。

吹灭别人的蜡烛并不会让自己的光芒更加耀眼。

愿你我被世界温柔以待。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