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糯米团子,回家陪我睡觉了!

《❤喂!糯米团子,回家陪我睡觉了!》

(1.❤我“讨厌你”,但我想要你宠我)

田柾国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最近朴智旻不老是缠着他跟要bobo了,明明应该高兴的,终于摆脱这个大麻烦了,但他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他冷眼静看着那边亲昵的两人。

“鸡米尼,这个草莓小蛋糕好吃吗?是我拼命为你留下的,差点就被厚比哥抢走了。”

“嗯﹏太好吃了…泰泰,谢谢喔,还是你对我好!”旻旻顶着一头粉色的头发,脸被撑得鼓鼓的,嘴角不小心沾上了奶油,口齿不清的说。

泰泰用拇指指腹抹去他嘴角的奶油,又糊在旻旻的脸上。旻旻笑着轻拍了泰泰的肩膀一下,把脸凑过去想糊在泰泰的衣服上,泰泰左闪右避偏不让。像两个加起来顶多三岁的小孩,幼稚的打打闹闹,玩的不亦乐乎。

田柾国不自觉地用舌头顶了一下腮,酸酸的:我说呢,原来是“另结新欢”了,哼!我才不在乎!

他别过头,起身回房间玩电脑游戏,耳机里充斥着混乱的枪声。他的脑袋里好像也在混战一般,回想起以前:

朴智旻不论台上台下,有人没人,有事没事,总是无时无刻不在找他,向他“示爱”。他觉得朴智旻很烦人,不怎么想理他,总是把朴智旻推开,想让他保持距离,离自己远一点。

现在可好了,他不仅不缠自 己了,而且还总是和泰亨哥黏在一起玩。想起刚才那两个人卿卿我我的样子就讨厌。

虽然他不愿意承认,但他逐渐暗下去的眼眸却溢出大片的失落。

这下,游戏玩起来也觉得索然无味。他关掉电脑,想去厨房,喝点冰牛奶冷静冷静。

没想到一推开门,就留意到两个人一起窝在沙发上看电影,细声说着什么,虽然听不清楚,但好像是讨论有关电影的内容。

他路过时,好奇地瞟了一眼。两个人包着一条毯子,只留下两个脑袋露出来,靠在一起。其中一个是粉毛,声音糯糯,一看就是朴智旻。另一个没等他仔细看就大声喊叫“啊…啊…”听音色是号锡哥。他正准备开灯,却被制止“柾国啊,别开灯。我和鸡米尼老被笑话胆小,为了锻炼胆量,正看恐怖动画电影呢,开灯的话就破坏气氛啦!”

什么呀!﹏真无语。他径直走到冰箱前,取出牛奶。本想赶快回房间,但眼睛总是不由自主地向那边瞅。那两个人聚精会神的看着,随着电影里气氛越发紧张,两人就贴的越近。他注视着使劲往毯子里缩的那团粉色,气不打一处来,顶了一下腮,冷哼一声回房。狠狠的喝了一大口牛奶,把自己摔在床上。

他感觉到冰凉的液体在体内肆意流动,却也降不下心中的火气。

明天还要练习新编舞呢,快睡吧,他点燃香烛,令人安神的气味萦绕在周围。黑暗中那沉重的呼吸出卖了他。没错,他睡不着,一闭上眼,脑子里就会出现一个纤薄的身影,顶着樱花般的粉色头发,笑颜如花。他使劲摇了摇头,想把这个脑海中的不速之客赶出去,却无济于事。他随手带上挂在床头的耳机,在网上下载了几首轻音乐。翻来覆去,折腾了一个小时左右,才倦意袭来,摘下耳机扔在一边。

在一片空旷的草地上,一颗樱花树下有一个人在跳舞,他举手投足都散发出魅惑的香气。优雅的身姿,娴熟的舞步,暖风吹落的樱花,下了一场花瓣雨。景美,人更美!田柾国看得兔子眼都直了。他想上前去,却又不忍心破坏这么美好的场景,只是默默地观赏……

等田柾国醒来后,才发现那只是一个温暖虚幻的梦境。而现实却是冰冷真实的。

他简单的洗漱过后,连早餐也没吃直接去了练习室。大早上没有人,他一个人卖力的练习。他不停歇,直到汗流浃背

,才倒头躺在地板上,脑子空白一片。他喜欢这样简单的流汗,享受大汗淋漓的畅快,这样就不用纠结与苦恼了。

身体很疲累,大脑却很轻松。就在他迷迷糊糊快要睡着时,门被推开,脚步声混乱,有人进来了。

“柾国啊,不要在地上睡,太凉啦!”有人轻推了推他,并说道。他睁开眼,对上jin哥关切的眼神,以及他身后坐在休息椅子上的朴智旻和金泰亨,两人各端着一杯咖啡,笑着玩手机。他一下就清醒过来,慌乱的逃出门去。他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逃。

在公司的食堂吃过饭,到顶楼上吹风。朴智旻每天和别人在一起就算了,对我连一点点关心都没有了?望着天空中变化万千的浮云,仿佛出现一张脸,粉粉嫩嫩的,像一个可爱的糯米团子,说“柾国啊,bobo!”

刚开始的时候,没有实感,慢慢地,才感觉到心痛。他渴望朴智旻再次回到他身边,追着他,黏着他,想着他,宠着他。

习惯是一个可怕的东西,我早已习惯了你陪在身边,你却已经不见。

回忆如潮水般涌来,争先恐后。嘲笑着他的迟钝。

他后悔自己没有珍惜,没有早些认清朴智旻在他心中的地位。

一个人想了很多。或许是心情的问题,风中好像也掺杂了一些苦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