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肆意楚痛,酩酊而不自觉也。时至今日,方了然于心,于是,笑讽于己:此醉翁之心,君未尝可知矣!然念未休矣,痛之甚也。此煎熬之痛,至于何时矣。岁之久之,可解斯毒邪?

    望观此文者,或哂笑之或专读之,莫加之于言语,定感激涕零!!

    荒诞的真相,嘲讽自己;病态的执着,玩弄了谁。 狰狞的脸,悲绝的眼,撕扯着伤,腥红鲜血。悲怆,挣扎,落魄,湮灭,独寂 ,孤寒,静。

    16年写的几段字,果然还是小学水平的古文,果然还是喜欢简单的词,简短的句。那文字之后发生的,就这么写了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