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伯记

软体动物更适合做实验,事实上是

固执作为原罪选择了你

睿智的大脑,委屈着

为它辩解。分明是无妄之灾

但,就象蛞蝓扭捏地钻进壳里

唯有残留的体液还证明欲辩忘言

并将爬过的真相踪影粘在一起

只要够柔软,就能用分裂自我

来保护谎言。夜剥夺了阳光之后

用明后两天来双倍赔偿

你啃过石头的嘴掉光了牙齿

就着血沫,如今菜叶是否更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