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奇幻碰到边缘

像一把撕烂的诗般。章句成了墨渍

最神秘是,空气也装成风

构陷你:声称下落的宿命即是飘零

并非黑白,扑扇着流露幻彩,并献身

去编织茫然。我心痛于相识瞬间

在奇幻碰到边缘时:似乎在此

重新解释了知觉怎样是创造的动力

我们同时催动自己,于是偶遇

你知?破碎的纸必然要有像我的边缘

我不是踩在两界之间摇摆

却因身侧涌动的力量重新塑形

成伍尔夫那样的海浪。已经分裂的

你审视作为切割痕迹的我

在脑海,我对现实的虚构也是现实

但用声音拥抱你时,空洞的怀内

闪过是无数掺杂着过往的幻像

哪怕仅仅是神秘的碎片看清楚自己

身上的界线,也都能在书里

定义一种崭新的情,当“遇见”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