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没有麦当劳

好韦跃

深夜躺在麦当劳的长椅上,正想入睡,金光如水流泻,漫出吊灯的边缘,小王被耀得几乎睁不开眼。

女性修长的轮廓在金光中显现。透过指缝,小王看到她在自己面前摊开了双手,掌心之间有一颗金子般的心,一颗跳动的充血的心,还有一颗生了锈的心。

「旅行者啊,你弄丢的心是哪一颗呢?」

「我,我操……」

小王看清楚时,发现她一丝不着。他盯着她的胸部,却无法感受到任何日常偷窥其他女性时获得的愉悦感。吊灯温暖的光辉笼罩着小王,他忽然想起小时候在书上读到的一句话:永恒的女性引领我们上升。他感觉到自己必须诚实。

「我全都弄丢了,就连这个也没了,」他指了指那颗生锈的心,「我现在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那你想要回哪颗心呢?」

小王看着她,嘴角露出讥讽的微笑。「我什么都不要,我想睡觉。」他说。

「你忘了想要的一切吗?」

「我没忘,我改变想法了啊!人不可能不变的嘛。」小王说着又躺回长椅上,用手遮住吊灯的光。他听到女性轻轻地叹息,然后金光弱了下去。他安然陷入沉睡。

无梦的睡眠不知持续了几个小时,一声爆响吵醒了小王。伴随着尖锐的玻璃破碎声,整条镶在地上的长椅也剧烈地震动,他惊坐而起,发现吊灯全都熄灭了。在应急灯的微光下,他看见整面玻璃墙像纸板被砸破一样向内凹陷。一辆跑车撞进了麦当劳。

「喂!帮,帮帮忙!」

小王听出是那个夜班店员的声音。这几天睡麦当劳,店员从来没有打扰过他。他顺着声音,爬过被撞倒一半的柜台,看到店员正半躺在地上。

「能帮忙扛我出去吗?我的腿很痛,可能断了。」

「受重伤不能动的,你们店里有电话吗?我现在就去打110 。」

店员指了指旁边,小王这才发现烤炉旁有什么东西烧着了。他连忙抡起灭火器,鼓捣了半天也没办法打开。

「先跑出去!」店员拉他的裤腿。火越烧越烈,小王扛起他往外冲。才跨出玻璃门,店员叫住他:「车门开了!有个人!」

他把店员放到花坛边,回头并没看到有人。浓烟开始从店里滚滚向外冒。

「这人是不是喝醉酒开的车啊?」小王说。

「他还没出来。」

「你撞成这样还担心他?这种人烧死算了。」

「人命终归是人命,罪不至死……」店员双眼望着小王,甚至带点祈求。

「操!」小王顿了顿脚,脱了衬衫,浸到水里。「先说明,我是帮你,不是帮他!」他把浸湿的衬衫包在脸上,冲进浓烟里。

后面的事情,小王不怎么记得了。他甚至连救出来的人是男是女都没印象。消防车和救护车闪着光鸣着笛,冲进来,大家忙活一番,又一阵风般全都走掉。他背着脏透的衬衫,漫无目的地乱走,终于累得不行,在公园广场睡着了。下午,他被喧闹的人群吵醒。

「工资日结,一天一百!不要身份证!」一辆大巴车开着门,窗口有人喊,「要做的上车赶紧!马上去厂区!」

小王伸了个懒腰,他感觉初春的阳光暖暖的。于是他向大巴车走去。

旁边,一个浑身烟味的中年人撞了撞他的肩膀:「搞这么脏,玩了多少天才来找事做啊?」

小王没看中年人。「昨天晚上,在麦当劳,有个女神把心找回来给我了。」他答非所问。

「放你妈狗屁!深圳根本没有麦当劳!」

中年人嘻嘻笑了,小王也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