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发点以前的吧!题目如图

这种长着青色三角叶的灰色网藤,附着在高高的水泥墙上。最高处是西式护栏,栏杆上也被这生命力顽强的藤蔓占领多亏了教学楼高大的声影,依着比防护墙高出许多的优势。将光影阻断,只留下一片边角。阳光大大的眼睛斜瞥着,便将这一角盖满。只散逸余光,这一些略微清冷的亮光,将眼前剩下的半墙藤蔓浸润。这种滋润是微末的,不足的光线渲染着阴暗的曲调,留下大块未播生绿叶的荒地,而被光直直照耀的高墙中上段附着的清丽的叶片都仰首向上。叶面与斜照的光交织成一个完美的接收点。每一片,无论是往昔的旧叶,亦是新生的鲜绿。在这不绝的普照中尽力伸展自己的身躯。光影下,我似乎能窥见他们流动的骨骼。微风轻拂。一切凋落的,新生的。都抖动柔弱的叶脉。防护墙上的孔洞漫出土地多余的水分,顺着交织的藤丝点点滴落。墙面是湿的,谁都知道墙面会被这个交织的力场所倾覆淹没。可即使再拥有光照、水源。且依旧有着大块的空旷,虽然遍布灰黑的珠网状藤蔓。依附着好像要嵌入这个高大的墙体。却依旧未能抽出绿叶,只有浅浅的苔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