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专属的水泥房

空洞

望你心如止水,

洒脱的像个勇士

那般扛起刀光剑影。

恨你无法自拔,

犹豫的像那河中

泥泞又飘摇的水草。

你本该站在天马行空的天宇中,

本该游离这深沉黯淡的漩涡中,

愿你心若向阳,

勤恳的砌上水泥房,

我也就满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