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是太年轻

流年

曾经自以为很聪明,可以左右自己的感情,事实看来,是我错了,我想感情这种东西,无论你是天才又或是一个傻子,在或则上一个懵懂的少年甚至年近古稀的老人,怕是都无法在主观上去克制。

已经过去好久了,对她,我依然感觉过于狠心,狠心的自己都感觉不像自己了。对她的冷嘲热讽,说的时候是言之凿凿,想的时候却又憔创于心。于她,初问心无愧,终问心无愧。最后了了,却总觉得对她我还是错了。

对待感情这种东西,我想还是不要自作聪明,不要自以为是,既然碰了就要小心谨慎,就要专心致志。既然没了就不要在勾心斗角的好,不能随缘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