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城记指南

立青寸心

只有在两座城市的罅隙中,思虑

才能脱离被动的指认。绵绵星光下

我的不可见,比想象中

更加悲哀:绿色的车厢,将目的

藏在了摇晃里。

透过车窗,眼前的树,总是快过

远处的楼房,以及也许存在的

山脉。当我的舌尖「从上颚往下

轻轻落在牙齿上」时

总是发不出任何声音。

再一次,列车驶过废弃已久的站台

钨丝灯,泛黄的的墙与斑驳的红字,

过去一闪而过。却没有人知道,

后来发生在什么地方;正如

火车停在长长的站台时,我尚不知道

应该从哪一个到达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