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躁背后

华沙的盛宴
夜色醉人,空气清凉。没有风,空气寒冷而安静。闪烁的星星低垂在天幕下。满天的繁星,将夜空衬托成钴蓝色。没有月亮,可是星星比月亮还要亮。
弗兰西踮着脚,张开双臂。"哦,我多想拥住这一切!"她叫道,"我想拥抱这寒冷却无风的夜色。我想拥抱这伸手可摘的亮晶晶的星星。我想将这一切拥住,紧紧地拥住它们,直到它们说:'放开我!放开我!'"
她想布鲁克林眺望过去。星光之下,布鲁克林半隐半现。她眺望着那些平顶的屋子,看他们高低交错,偶尔中间有个旧时的斜顶屋穿插进来。她看到了参差的烟囱……一些烟囱上还有暗暗的鸽子笼。有时候,还能隐隐听到鸽子在梦中的咕咕声……还有教堂的两个尖顶,像是在那幽暗的苍穹下默默沉思……在街道的末端,那座大桥,如同一声叹息,跨于东河之上,然后在通往对岸的地方迷失……迷失……桥下那幽暗的东河,还有远处雾蒙蒙的灰色纽约城轮廓,宛如一个纸板剪出的城市。

小时候,眼睛和心中总能装满蔚蓝的天空、悠然的云彩、闪耀的阳光,不知多久,再没能从眼中全然发现周围的美了,这让我怅然。或许小时候的快乐,太容易获得,也太容易溢出。可能因为一出门便和春风撞了个满怀,可能因为夜里星空灿烂。而越长大,快乐反而不那么容易,或者很容易散去。我们每天担忧生存,计划着该用多少知识武装自己,才足以面对出门即是的江湖。我们每天担忧感情,揣度着恋人的话里有话,才足以把握住流逝的时间。但是,我们越来越背离初衷,倾向于选择和纯粹与快乐背道而驰的东西。

参差多态,乃是幸福本源。人与人发自内心的快乐源头本就是不同的,有人喜欢推理,就有人喜欢天马行空的想象;有人喜欢简单,就有人喜欢复杂;有人喜欢呼朋引伴,就有人喜欢离群索居……这都是发自内心的罢了。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天性孤僻的人在人群边缘彷徨,惴惴不安,却一边断章取义,狭隘理解并错用“牛羊成群,虎狼独行”来安慰自己?难道我们的一切天性都要加以优劣的评价吗?独行难道不能是发自内心的感到快乐的选择吗?幸福从来不是物质的堆砌,那种充斥浮躁的快乐,永不会长久。

孔子说过,“君子不器”。不囿于生存而发自内心的做出选择,本就是幸福的源头,而这个源头的差别,又存在于不同的人之间,如此,世界千变万化,异彩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