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灭

等清晨

我开着一辆黑色轿车

在夜晚的高速公路上飞驰

隐于漆黑之中

漫无目的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耳边只有车载音乐的歌曲和汽车的发动机声

油门一踩到底

紧张刺激的快感传遍我的全身

我没有时间思考任何事情


我向着公路的尽头驶去

尽管我不知道尽头在何处

我不愿松开踩着油门的脚

除非我什么东西可以阻挡我 毁灭我

那一晚 我的血管里流淌的不是血液

而是瓦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