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1988年3月30日夜

“敬礼,鸣枪”第十二侦察大队大队长雷焱吼道。上百名侦察兵手持着81式自动步枪向天上射击,枪口的火焰让天空顿时明亮。

远处的军指挥部中,刘司令走出了帐篷望着三二三高地上“谁在那边?”身后的一个参谋回答道“第十二侦察大队的雷大队,要不要让他们把枪交出来?”

“不用了,让他们打吧。”远处枪声停下几秒后又一次的响起司令苦笑着“看来雷焱这小子不打算给我留下一颗子弹啊!”

火车上

“咱们是临时组建的大队,仗打完了以后肯定是要各自归建的。”一中队教导员何超说到。

“现在这情况,不是不可能。小陈你还能回到乐团当你的指挥吧。”雷焱笑着看向了三中队长陈昱。

“玩枪倒可以玩,但是这挥指挥棒是不可能的了。”陈昱苦笑着。

1988年4月24日

火车到达了城市,纠察们拦住了火车的出口,在战士和亲属之间堵起一道人墙。因为一个命令。不准让士兵们下车。雷牧萧在人群中挤着,火车上的士兵们早已经克制不了情绪了“娘的,死纠察放老子下去!”

“老子在和越南人干的时候你他妈的在干什么!”“妈,我在这!”纠察们面无表情心中早已被这些老兵们撼动。突然传出了一声广播“我是A区副司令。”刘司令低沉的嗓子让这一火车上我人全部安静了下来。“兄弟们,我理解你们,三年了在战场上九死一生,根本没有办法看到亲人,谁也无法保证明天是否活着。”“首长,让我们下车吧!”

“胡闹,你们是军人,服从命令是你们的基础,谁敢下车。全部回去驻训一个月!”转过头对参谋说“把车门打开。”十几扇门全部同时打开。“敬礼!”

火车缓慢的开动起来,家属们的泪夺眶而出。士兵们明白自己和亲人只有这一次相见的机会。“雷焱!孩子在这!”林兰举起了雷焱的儿子四岁的雷牧萧。雷焱黝黑的面庞现出了微笑。火车消失在地平线上,所有的亲属散出了火车站,只剩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凌音。她知道自己的丈夫也许已经战死了,失望的她希望奇迹能出现。

中越边境

“什么情况?”东兴市情报处处长邓世嘉问着一个衣着黑大衣男子。

“起风了。”

“大吗?”

“挺大的。”

“要不要回家避风?”

“我有避风所。”

“家中雌鹰等你。”

“我尽力吧。万一没结果,告诉她我爱她。”男子走向了越南的方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