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正是因为可怜而可爱

心呀回归原始吧

生命正是因为可怜而可爱。那种纯然的天真无知,真诚的害羞微笑,颤抖的脆弱纤细……但是当其到达一种极致,似乎都摒弃了——例如一个人变得极度怯懦而毫无勇气。这样的话却是会被身为同一物种的旁人所讨厌,只是不知这种事是人的片面现象,还是可以广泛地推知到别的有所谓“理性之魂”的物种呢?

但是如果这种性格并非是一个人所拥有,那总是会可爱些。因为你并不彻底了解那个物种,对你来说带着新奇,和因为尚未确知这种怯懦是否来源于其本性而有了宽容了谅解。

但是那并非是真正的宽容和谅解。就像母爱,或者神爱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