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肚皮

整栋楼的办公室仅剩他一个电脑屏幕亮着,好像失眠的独眼巨人站在深渊前凝视黑暗。

物业的保安来巡楼,电筒照向他的位置,他挥挥手打了个招呼。抽烟吗?他问保安,保安说抽,他递了一根过去,保安说,室内不能抽烟。

他看了看周围说,没人看得见,黑灯瞎火的,连个鬼影子都没。

鬼是没有影子的啊,保安说完,拿电筒照自己,确实没有影子。保安吆喝着大王喊我来巡山,晃晃电筒走了。

电脑屏幕黑了,黑暗中只有他的烟头一点点红,好像媒婆的红唇那么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