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杯水

黑漆漆,整个宿舍都睡了,一盏台灯,一支烟,还有半杯水。

明天还有比赛,文献,论文,取菌等等,很多事情,本该好好休息,可惜又睡不着了,正好安静,就随便写点。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有点心神不宁,一是之前考研后遗症,还有就是实验室吧,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突然有了迷茫,真是糟糕。

一步一步走,踏踏实实的吧,慢慢看文献,好好写论文,该怎么着就怎么着,这也是我本来就要做的。

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互不相干的人却有着有趣的联系,断断续续什么的,最后的结果谁也说不清楚啊。

我们这就又有了一些关系,还好吧,我觉得适度,本来也不是仇人,都是朋友,没必要太僵硬,我一直这么觉得。

那次你问我,你以何种身份,要我回答,我还是那句话,你想要什么身份,我都可以给你的。为什么我这么说,倒不是你开玩笑口吻说的霸道总裁,有那么点意思吧,但也是被逼的。

你看啊,在我这,还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说是朋友那就是朋友,你说是好朋友那就是好朋友,你说是备胎我也没怨言,再开个玩笑,你要我上位,我也可以考虑,哈哈哈。

玩笑归玩笑,你又问我尴尬不尴尬,说实话,我还真不尴尬,你能来看我比赛,非常开心,到时候我肯定认真准备,展示出最好的一面。

尴尬的问题,其实在我们之间,一直不存在的吧,只是有些话,咱也不说了,以后就别说尴尬这种话了。

朋友还是朋友,对你来说,可能少个能说话的朋友,还不算太严重,可我真是如同自断双臂啊,真的非常珍惜。

你可能一直知道我之前这一大段时间是有些低沉,消极,可更多的是心的空虚,空了那么一大块,很难受的。一直坚信,关系会缓和,当然我也不会奢想会直接就没了任何隔阂,或许是心里的执着起了效果,这才有了最近的些许交流,不错。

这次看我比赛,首先是感谢你,圆了我的一个梦,然后,咱就借此次机会缓和一些吧,总有可以互相帮助的时候,最后呢,解铃还须系铃人,有些结,该解开了。

那天你说,挺熟悉的又没啥可能,这话搁以前,我肯定会想很多,可现在不一样了啊,人要有希望,但不可以幻想啊。

是,我还是爱你的,这是事实,不需要多说什么,但是呢,有缘自会再续,强求不得的,我现在看的可以说是非常清楚了,你设想,我还是那么冲动,那么直接,我可就真成了毛头小子了啊,你说是吧。

也不想活的那么累,没必要,我也想简简单单的生活,想你好,想你也简单一些,大家互惠互利,双赢的局面,何乐而不为?

都好好的,以后有事了还请你帮忙,想不明白的,也希望你能开导开导我啊。

杯子有半杯水,还能再加半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