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冽的三番在2018年四月.

好久都不更新微博大号了。

这消失的一段时间来大部分时间都在小号的安全区里“无病呻吟”,让我觉得有意思的是,小号也不知不觉认识了好几个网上的奇妙相遇,没聊过几句,但感觉能互相理解。

昨天来了San Francisco三藩市(旧金山)出差。说了很久要来的地方,毕竟有一些认识的熟人,从前关系比较亲密的,都在这边工作。想着来了可以好不容易重聚一下。上一次见面恐怕说不清几年前了。

如果说同样寒冷的纽约,是银翼杀手里那样精致摩登的复古杀手美人的话,那么三藩就是李安电影里款款走出的旗袍女子。这里的建筑风格冷砺而精致,温度和气味像极了温热带气候的晚秋。

总让我想起第一次来洛杉矶的时候,清晨时候的味道和我家乡小城的味道一模一样,那股小学初中清晨在操场早操时的味道,上学的味道,车辆行人摩肩接踵的味道,早饭摊的味道,天青色蒙蒙亮等朝阳的味道,宁静的小城里安稳生活的味道。我的家乡刚好在北纬30度这个神奇的线上,这根线也是整个人类史上非常重要的一根线,也是连接我人生前二十年和现在非常重要的点——北纬34度的洛杉矶,这个似乎和我六年来的人生毫不相关的地方。洛杉矶让我有一种回家的安宁感。然后我在这里遇到的第一个男生,却后知后觉的成为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三番让我感觉在另一个陌生的地方,虽然同在加州。原本对未知地方充满探险好奇的我,这次因为有了归家的渴望而对于这次探险兴致索然。当然还有一点非常重要的原因:身体欠佳。没有预算到的寒冷让我完全没心思玩。我特别爱打的一个比喻就是失活了的酶。工作也特别辛苦,高强度,没睡眠,导致平常基本上能够跟着闹钟起床的我,今早完全像在梦里听到了闹钟声,却还在梦里进行人生。

工作依旧忙碌而折腾,来了西海岸以后,基本上没有休息的时候。但是还是无怨无悔。实际上经常碰到倒霉的事,各种小磕小碰,破财消灾,但是转念一想,可能我的所有人品都用来遇见了对的人,瞬间就认了。

还在纽约时朋友介绍我去找看牌的神婆算了一次近几年的运势,问的是感情。神婆跟我说,这两年你就别想感情这事儿了,爱自己吧,28、29再考虑结婚的事。我怎么知道会有一个无畏的人横冲直撞的闯进我的人生,抓住我的手告诉我跟他走。作为一个骄傲到不行的人却和家里低了头,作为不外露感情的人却为我流了泪。然后对我的好不知不觉偷走了我的心,渐渐的我的心里再也装不下别的任何人。

明天要回家了。工作上任重而道远。希望自己能在压力下获得快速成长,而不是被压垮。感情上能够珍惜现在而不是胡思乱想。对于未来,要充满信心。

好困的当下,就睡个好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