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Tibette

四月,公交车里已经很闷热。起早挤公交我是不喜欢的,但挤,让我跟她挨得很近,近到她抓着拉环的手臂就在我眼前。
她的手臂没有我印象中那么白,汗毛一根根立着,不疏不密。其实很想把手在她臂上摩挲,但现实中的我一动不动。

当年和她在教室后面的过道相逢。路那么窄,她那么胖,狭路相逢,凑得恨不能合为一体。就在我们俩身影重合那一瞬间,她的嘴唇,触到了我的右脸。而头脑一片空白的我,嘴唇也贴上了她的。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到这一幕,他们会怎么想,无暇顾及,也不想在意。
这不是我们第一次肢体接触,却是我心跳最快的一次。虽然意外吻上她脸的那一秒心脏好像没跳。
而现在,我跟她同处在拥挤的车厢里,虽然近,但环境吵得我无法听到她的呼吸。而这样看着她在我眼前,没有触碰,没有感觉。这也是为什么我最喜欢冬天,可以看到她的呼吸,伴着她的微笑,没有更美的场景了。
而现在,我在这拥挤的车厢里,站在她面前,偷偷凝视着近在咫尺的她。期待着她身后的人挤她一下,或者是一个急刹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