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地,我也变成了曾经最讨厌的那种人

被负面包围着的深夜,总是那么的难熬

工作以来,我时常困顿在如何与同事领导相处自然且不必阿谀奉承中。

我时常自我厌弃,或许因为一句话、一件事、又或许只是一个眼神。这样的敏感,我并不想要。

我就像是一个临水照花人,他人的目光,总让我觉得像是暴露在显微镜下,于是拼命的想要去掩饰,遮挡自己的缺点,只因想要维护我那过度不堪的自尊心,私以为这样就能保护自己不受伤害,实则不堪一击。

总觉得,我慢慢地活成了曾经最讨厌的那种人。可却又苦于无力改变,于是垂死挣扎,却无法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