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就是转过身

彧舍

二十三个年头,八千多个日夜,

短,长?

说短也短,短也不短,说长也长,长也不长,

却是似水流年。

笑过哭过,累过苦过,喜过忧过,得过失过……

再看,当初那个

稚嫩青涩的小男孩,

如今已是坚忍刚毅的真爷们儿。

走,纵有万般不舍,

不就是——转过身、向前看、迈开步。

心,生出百千滋味,

如同嫁女虽不舍,终究也要离开。

你笑着且认真地说,

“其实,现在比任何时候都要轻松,

就像感冒初愈般,就像卸去铠胄时,从来未曾有过的轻松。”

我知道,

走,就是不再归

——有敢做自己的胆量,

这是对生活的热爱,对困难的挑战,对未来的执着以求。

身,却是化蛹为蝶

——能做自己的自由,

因为,只有羽化蝶飞,才能飞翔出永恒的美。

2018年3月4日10时30分初稿

2018年3月5日00时50分定稿